“象·易——项祎作品展”将于明日开展

author
0 minutes, 3 seconds Read

 

象·易——项祎作品展

展览时间:

2022年5月25日至6月19日

展览地点:

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3-4号展厅

(武昌区中山路368号)

总策划:肖丰

展览总监:李和清

学术主持:谢晓虹

策展人:方志凌

主办单位:

湖北省美术院

承办单位:

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

湖北省美术院创作交流部

 

 

ARTISTS艺术家介绍

 

项祎

XIANG YI1981年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湖北美术学院雕塑专业学士、硕士,西安美术学院艺术学博士。2009年至2016年任教于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任第二工作室主任。2016年至今工作于湖北省美术院雕塑与新媒体创作室,现为湖北省美术院创作交流部副主任,二级美术师,中国雕塑学会会员,国家艺术基金青年项目主持人,国家艺术基金一般项目主持人,陕西省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研究项目成员,湖北省美术人才培养工程“百人项目”成员。

2011年西部美术馆举办“移植根本”项祎作品展;2018年武汉美术馆举办“虚像点”项一个展。作品入选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全国美展,获第十二届全国美展获奖提名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群展并获奖,作品被多家艺术机构、美术馆收藏,公共艺术作品也落成于武汉、天津、上海、兰州、澳门等多个城市。

说说项祎和他的作品项祎:“青蓝矩阵”去不了北京了,遗憾+无耐。因为他要参加湖北省美术院的一场聘任面试,刚好是展览开幕那天。好吧,“无耐”——我不知道他是笔误还是有意为之——因为这个家伙总是在搞鬼,出幺蛾子,一脸诡谲,嘴角永远在笑——好像看见这个世界是一个竹竿纸糊的房子,总是忍不住想用食指蘸着口水去捅它一个小小的窟窿。这次来电,说要在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做一个个展。挺正经的:请您给我写点什么好吗?好的,那就从十年前他参加我们的青年推介计划说起。项祎的作品包括“等待”、“救命”、“等待救赎”,参加的是第三个板块《身》。当时我是这样写的:作品以强烈的色彩方式,构物与阴影的戏剧冲突和触目惊心的视觉打击力。而在这种貌似新一代的炫彩背后,是青春的残酷和困惑,以及一种明亮的阴郁。其中“等待”是一个他自己等大的自塑像:一面白、一面蓝,帽衫,插兜、回头——那个姿态:叛逆,调侃,青春期的肉身,荷尔蒙爆表,有点帅、有点坏。然后是第一次在武汉美术馆的个展:虚像点——轻度的、小型的戏谑:记得有一张发光的办公桌,透明的桌面,可以看到里面的文件……还有几把尺子,煞有介事地被做成把件——溜光、包浆,像是流经过许多油腻的手。彼时他应该还在西安美院任教。那个地方是嬴政统一华夏、统一度量衡的地方——周秦汉唐,都是大一统的帝国。尺子就是统一的尺度、规范、法则、律法。还有几坨“水”,形状像是刚从鱼缸里独立出来。但水面是斜的——《斜面》之水,不合我们这个世界的地心引力,里面飘逸着一缕红色的液体——像是固化的血——滴血认亲:是熔解还是不溶解来的?感觉妙,但get不到妙在何处?应该会心一笑,可心口的地方有点疼。还有一扇老木门,真的,沟壑纵横,闭着眼,门上长了一根草,活的……倏忽十年,现在的项祎已经是爸爸了。博士毕了业,论文是王子云老先生,作品是留法一代前辈的群像。正儿八经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让人想起他当年那蓝白色的一回头。作品也随之升了级——从那种小型的、日常的、轻度的戏谑,进入一种大规模的、历史时空的调侃——“象·易”,好家伙,天大的深奥的名字,其实不就是“项祎”的谐音吗?不就是境缘心生,指鹿为马吗?比如古代的铸铁甲胄+宇航员的不锈钢头盔+视频投影+……虽然可以想象,但我并没有看到过作品现场,不好妄加评论。但《塔》是我看到过的。就是今年初我在北京高塔美术馆策划的那个叫“青蓝矩阵”的展览,邀请了11对父子雕塑家同框参展,包括湖北的项金国和项祎。看到这个《塔》的构思草稿时,我毫不掩饰我的喜爱和担心:“这将是你最好的作品,一定要做出来!我在高塔等它!”他不温不火、无可无不可地回复:“我争取”。塔,是一种文化,非常中国,纯形式感,纯精神性。中国的塔,初始与佛教有关,里面放个高僧的灵骨舍利什么的。后来就成了一种精神性的建筑,据说镇灾祈福,实际没什么用处。塔里面住不了人,顶多爬上去看看风景。唐塔四面,后来有六面、八面的,有密檐或楼阁式的。多为砖塔,也有宁县著名的木塔、泉州那对宋代的石塔。杭州有很多名胜的塔,保俶塔、六和塔、雷峰塔。有些大的塔接近楼,有些楼,也很像塔——比如武汉的黄鹤楼,故人西辞,白云千载。宜家也是一种文化,非常国际,现代企业,家居品牌。旗舰在瑞典,门店遍及全世界。设计、制作、销售、服务一体贯通,沙发桌椅、卧具厨具、照明卫浴一应俱全。拼装式宜于搬运,性价比宜于青年。哎,用IKEA买来的日用品拼装一个塔,我一看就乐了,张冠李戴,是其一贯的作案手法,这就是项祎。还要横着,吊着,用激光柱串起来。他到不了布展现场,不得不画了非常详细的组装布展图。经过美术馆团队的不懈努力,塔悬浮起来了,横飞进来,追逐并依旧伫立在我们的风景之中,成为一种华丽的、略带痛感的、未知的名胜。好了,就写这些吧,还要看今年央美的硕士论文,还要考虑青岛动态展的相关事宜,还要策划高塔美术馆的下一个展览——我也是很“无耐”的好不好。

唐尧 (雕塑批评家、策展人)

2022年5月

 

ART WORKS部分参展作品等待下一班车树脂高170㎝

2005年

重见阳光树脂120×120×110㎝

2009年

百年身影树脂、钢120×110×150㎝

2014年

百年面孔——留法前辈掠影纪(左起冼星海、马思聪、刘开渠、王子云、林风眠、蔡元培、徐悲鸿、唐一禾、常书鸿、潘玉良)树脂人物高130㎝

2021年

吾将军铸铁、不锈钢高200㎝

2021年

塔宜家产品、不锈钢200×200×120㎝×52022年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