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窑揭示徽州千年瓷脉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遗址_陶瓷古窑/

工人们正在清理坑内的匣钵。

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遗址_陶瓷古窑村/

出土的青釉瓷器。

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遗址/

在土壤深处发现了一个完整的陶瓷碗。

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遗址/

一座埋在土下的古窑。

今年4月,由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指导、广东省文物保护协会组织的“十年广东省十大考古重大发现”名单正式公布,三关坑窑址选定在惠州惠东。

白马窑遗址自20世纪50年代发现以来,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近年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再次对白马窑进行系统考古勘探。 越来越多的文物出土,为梳理和研究明代徽州外销瓷器的发展及海上丝绸之路贸易提供了契机。 提供了重要依据。

此前,由于缺乏文字记载,白马窑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 如今,最新考古研究发现,白马窑的规模在省内实属罕见。 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白马窑与海上丝绸之路的联系即将揭晓,这也为徽州的千年瓷脉画上了浓浓的印记。 笔。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吴天宇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梁伟春

协调员:刘光明宝

考古调查持续了半个多世纪

白马窑遗址位于白马山密林之中。 如今,经过考古学家的发掘和清理,一座古窑又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放眼望去,古窑位于半山腰。 山脚下建有火龙果种植基地。 山上森林茂密,树木茂密。 顺着山势,土黄色的砖石结构一步步向上延伸,周围的土壤中散落着许多破碎的瓷器碎片。 由于阶段性研究的完成,在这个古窑址上修建了温室进行保护。

山林后面,又一处窑址正在挖掘。 在整齐的方形坑里,工人们清除了层层覆盖的泥土和落叶,并用刷子仔细地扫掉表面的灰尘。 经过一段时间的发掘,越来越多的台阶和墙壁被露出来,而且还发现了许多匣钵等烧制瓷器的工具。

记者随机捡起一些瓷器碎片,发现有些瓷器碎片酷似碗底。 瓷胎厚重,上印有“福”、“寿”字。 表面刻有花卉图案、神兽图案等,用纸巾擦掉表面的灰尘后,发现了瓷器碎片。 釉面露出绿松石色,光泽如玉,触感细腻。

“这个地方叫三关坑,与明代文献记载的完窑山相对应。”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刘畅告诉记者,以碗窑山命名,印证了这个窑场的繁荣。 根据科学研究,三光坑窑址应处于白马窑发展的中期阶段,也是产品和技术相对成熟的阶段。 因此,考古队将其作为白马窑标志性的窑口进行了研究。

事实上,与官办或政府管理监督的古窑不同,白马窑是私人办厂,俗称民窑。 这也导致了白马窑在各种历史文献中很少有详细的记载,它的存在和意义始终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

20世纪50年代,广东省文化局考古专家曾光义考察白马窑址,发现白马山西有3处生产青瓷雕花瓷片的古窑址。 曾广义随后进一步调查收集白马窑,出土了大量标本,并撰写了专门的考古报告,为白马窑的研究奠定了基础。

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里,白马窑的考古调查一直在持续。 随着调查探索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古窑口被发现,白马窑的历史地位和价值也正在被学术界重新认识。

“根据目前的勘察结果,白马窑是我省现阶段发现的最大的古窑群,面积约23平方公里,新发现、复核相关窑址20余处,生产规模在广东是罕见的。” 刘畅说道。

白马窑的烧成能力是多少? 刘畅根据当地常见的龙窑做了一个估算:“烧制瓷器时,工匠们将瓷胎放入陶匣中,然后像蒸笼一样一层一层地堆起来,最后放入瓷器中。”窑室烧制。一般来说,每个窑室一次可烧制2000件左右,单个窑口有9个窑室,其单次烧制能力可达10000-20000件,是相当可观的生产能力。

目前,白马山仍有许多古窑址和遗迹等待着人们去探索和发现。 “窑口遗址的发掘有助于我们了解白马窑的烧制技术,从而更好地研究它的发展演变。”刘畅说。

供应海上丝绸之路

目前研究表明,白马窑始创于明初,明代中后期达到鼎盛。 产品采用南方典型的分室龙窑、馍窑烧制。 属于浙江龙泉窑系,主要烧制当时流行的青瓷制品。 瓷器常见的有碗、盘、碟、杯、灯、灯、洗、盖、砚台等。

白马窑的繁荣与地理、资源、市场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方面,烧制和销售青瓷所获得的经济价值非常高。 刘畅介绍,明朝初期,比较好的官窑烧制的青瓷碗价值150元左右,而南阳卖的沉香价格每斤3元左右,相当于换一个青瓷碗。至少 50 公斤沉香。 ,由此可见瓷器的价值。 虽然私窑瓷器的价格没有官窑瓷器高,但相对而言,作为出口产品,其价格还是相当可观的,利润也很高。

另一方面,白马山丰富的原料资源和便捷的水运为瓷器烧制提供了先决条件。 考古学家对附近的矿脉进行了分析,发现当地的磁性土壤含量非常高,是制作瓷器的必要原料。 同时,当地拥有大量的木材和水资源,是洗瓷、冲泥、烧制等制瓷工艺所必需的。 品尝。

“白马窑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证明徽州是明代参与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填补了历史空白。” 刘畅指出。

海上丝绸之路也被称为“陶瓷之路”。 公开的历史资料显示,从唐代中后期开始,陶瓷开始成为大规模的出口商品。 宋、元、明、清时期,陶瓷海上贸易蓬勃发展,广州、泉州等世界性港口相继建立。 瓷器大量出口到欧洲和美国。 推动了早期贸易全球化的形成和发展。

“白马窑碗中心的印记很有特色,既有吉祥的字样,也有企业名称的印记。除了证明这里的制瓷技术比较规范、成熟之外,也说明了是因国内外市场需求而产生的商品经济模式。” 刘畅分析指出,当今惠州、广州、香港等地的衙门、衙门、住宅、墓葬中广泛发现与白马窑造型特征相似的青瓷遗物。 它们在东南亚和其他地区也有发现。 它们非常大。 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明代的海外贸易中,所涉及的货物中就有白马窑的产品。

2019年,惠东白马窑定位为本土仿龙泉窑,首次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展出; 2021年11月,依托白马窑遗址,惠州正式加入海上丝绸之路保护暨世界遗产城市联合联盟; 今年4月8月,惠东三关坑窑址入选“十年来广东省十大重大考古发现”之一。

“我们计划以白马窑为突破口,了解广东仿龙泉青瓷的烧制工艺、工艺、运输和流通,并进一步对比国内外青瓷文物,研究徽州地区与广东仿龙泉青瓷的精准关系。海上丝绸之路..” 刘畅说道。

民间陶瓷爱好者重燃“窑火”

纵观陶瓷的发展史,作为手工业的典型代表,历代陶瓷的烧制水平和工艺水平都在迭代更新。 新品种、新釉色、新造型、新纹饰、新工艺相继涌现。 全国有影响力的窑炉系数数不胜数。

广东是瓷器生产大省,瓷器销往世界各地。 目前,全省数十个市县已发现数百处窑址,大部分生产利润丰厚的外销瓷器。 其中以惠州白马窑、广州西村窑、潮州笔架山窑最具标志性。

对于徽州来说,陶瓷文化源远流长,白马窑只是其中之一。 白马窑之前,徽州瓷器生产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其后的各个阶段都出现了各具特色的窑口。 沿着历史的经纬,徽州的瓷业发展起起伏伏,形成了人们从未经历过、理解过的历史面貌。

惠州市博物馆“东江流域文明”主题展览中,介绍了惠州的瓷业——春秋战国时期,博罗银港古窑是惠州陶瓷的发源地之一。古代岭南地区; 北宋时期,东平窑、山东瓦窑岭窑、惠阳桐湖永平窑见证了古代徽州陶瓷工业的繁荣和鼎盛; 元、明、清时期,白马窑、新安三村窑、下角窑、石湾窑等构成了徽州瓷器制造业的另一大特色。

“人说徽州水道好,竹栏船可畅通无阻。” 伴随着瓷业的繁荣,发达的商贸服务业成为徽州历史的又一标签,催生了水东街、坪山尾等著名的古码头。 商品配送中心。 如今,在交通便利、高楼林立的惠东屏山西枝江畔,仍然有一个沿用数百年的地名——万向。

“可以大胆地说,当时屏山周围有很多窑炉,人们聚集了万向生产的瓷器产品。凭借销售瓷器产品的巨大利润,瓷商有实力选择最好的码头位置和最合适的码头位置。”繁荣的街道。开设仓储,然后要么通过海运转口出口,要么通过惠州、广州等商港水路销售。” 惠州东平窑陶瓷艺术研究所所长于晓伦分析道。

新中国成立后,百业待兴,惠州陶瓷产业再次迎来振兴。 据《惠州市志》中“陶瓷制品”记载,1958年,惠阳市粤昌陶瓷厂改为国营惠阳市粤昌陶瓷厂,主要生产日用陶瓷。 拥有员工100余人,年产陶瓷约280万件。 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市场化浪潮席卷整个经济领域,粤昌陶瓷最终因负债于1992年倒闭。

近年来,随着白马窑的知名度逐渐提高,徽州陶瓷文化再次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 在惠城区水东街道,于晓伦开设了东平窑陶瓷艺术馆,展示惠州本土现代陶瓷工艺。 他还聚集了一批当地陶瓷爱好者成立了惠州东平窑陶瓷艺术研究所,成为探索东江陶瓷的文化资源。 民间力量。

在于小伦看来,徽州传统陶瓷制作工艺世代相传,研究徽州陶瓷文化对于正确认识徽州优秀历史文化和社会经济具有积极而深远的意义。

“希望为陶瓷产业找到一条与文化创意与商业兼容、商品与礼品融为一体、适应自身发展的新路径,重燃徽州陶瓷窑炉之火。” 于晓伦说道。

■记者手记

透过瓷器

看看惠州的历史

作为日常使用的器皿,瓷器本质上是普通的。 然而,古瓷器却蕴藏着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要了解徽州的历史,瓷器是最好的起点。

参观考古遗址就像穿越时空。 通过对白马窑的考古研究,一条从取材、烧瓷、仓储、运输的产业链正在重现。 很难想象,如此大规模的瓷器生产,如果没有现代技术手段的支持,如何能够保证繁而不繁、忙而不乱的良好运作,以及背后有怎样高效的管理团队。

白马窑的考古发掘,也让徽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重新焕发光芒。 它诠释了这片沃土自古以来所散发出的独特魅力——它汇聚江河湖海,通达天下,蕴藏着丰富的资源,百业繁荣。 由此形成了农业生产和商业服务齐头并进的经济格局,海上丝绸之路沿线蓬勃发展。

惠州东平窑陶瓷艺术研究所副所长蔡雷所著的《徽瓷千年脉纹》,对徽瓷脉纹有很好的阐释。

“宋初,潮州、徽州、广州率先开窑,形成‘三点一线’的产业格局,为岭南瓷业的繁荣奠定了基础。交通便利的城市,瓷器产销繁荣,带动了东江流域瓷器产业链的形成,也加速了该地区的人流、物流,扩大了市场需求,惠州已从一座城市转型为一座城市。手工业薄弱的城市变成手工业发达的城市。”

可以说,瓷器无论是当地消费需求还是盘邑贸易需求,都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在人类历史上,宋代首先进入了手工制造的“全球化时代”,岭南徽州作为当时重要的瓷器生产基地之一,自然没有缺席。

然而徽州古瓷业的发展受到主客观因素的影响。 其中,有朝代更替引发的战乱,有倭寇、土匪的侵扰,窑工难以安宁,更有天灾、人祸造成的毁灭性破坏。

客观地说,徽州是古代瓷器生产的重地。 由于瓷器出口吸引了大量资金,但它并不以瓷器闻名。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体现了惠州的务实作风和抓住机遇的能力。

历史总是有相似之处。 放眼当下,惠州这座以工业立城的城市,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背景下,依托制造业等制造业的全球发展,再次站上世界舞台。石化新材料、电子信息等,惠州已锁定打造千亿级产业集群的目标。 。 这座海上丝绸之路城市也将在浩瀚的历史中写下又一个繁荣灿烂的时代记忆。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