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巍巍:紫砂刻绘 格调为上__紫砂之家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时光飞逝,河南省第六届养壶大赛已完美落幕,大赛期间,承办方国香茶城紫砂村蒋村长特意邀请了一位神秘嘉宾,给壶友们送上一个特殊节目——一场紫砂艺术与文人刻绘的探讨。

早在与李巍巍先生见面之前,村长已经将猛料报给我,这位先生来自北京,八旗子弟的后裔,因自幼成长于家底颇厚的环境之中,使得他涉猎颇广,除了画家的身份,玩壶品茗,遛鸟赏石,收藏古玩,摆弄盆景,样样在行,好家伙,显然一个京城大玩家!

活动现场,李巍巍先生气定神闲,一根烟斗,一副眼镜,一口纯正的京片子,气场强大却不盛气凌人,跟壶友们交流起来亲切随和、有问必答,且不论辈分大小,开口皆以您作主语,令我见识到了传说中的贵族气息。一个与壶友互动关于紫砂与刻绘的话题也就此展开。

现场看壶评说繁简

在展开话题前,李巍巍先生将两只刻绘的紫砂壶放在桌上请壶友们参看。一只温润的紫泥上荷叶田田,壶把壶嘴壶盖甚至一直蔓延至壶底,或莲蓬或莲梗或莲叶,张力十足却颇有韵致。

另一只黄金段泥上,大面积留白,只有寥寥几笔兰草,从壶把处飘逸而出,灵动的气韵仿佛让人隐隐嗅到若有若无的空谷兰香。两个紫砂壶就那样静静地伫立桌面,匠心独具的画面语言却早已将众人带到另一番境界。显然,这两只紫砂壶和一般常见的紫砂壶刻绘有云泥之别。

李巍巍(左一)陈卫琴(左二)与壶友交流

这是我与宜兴陈卫琴老师合作的两只紫砂壶。大家可以看到,紫砂壶的刻绘既可以简,也可以繁,评判紫砂刻绘水平的高低,不在繁简,而在气韵和格局。

紫砂壶起始于宋,兴盛于明清,数百年中制壶高手辈出,却鲜有善刻绘者。直至文人爱壶,操竹刀舞素毫,才有了现今曼生壶、唐云壶的美谈。时光如梭,随之而来的是壶艺前辈们的相继谢世,紫砂作品中许多传统文化的元素逐渐丢失,每当看到一把紫砂壶被拙劣的刻绘破坏时,总让爱壶之人倍感惋惜,因此藏壶者往往会更看重光货,而不愿遇见拙绘俗书。

光货的紫砂,虽然能完美地展现紫砂壶的古朴雅致,但似乎总少了点文化底蕴,而好的书画刻绘,可以使紫砂壶的生命得到升华。

格调永远高于市场

文人刻绘如何区别于流俗?对于这个问题,李巍巍先生自有一番解说。

我不会去迎合市场,刻意讨好大众。拿到一把壶,我会根据壶型灵活运用,根据不同的意境、不同的造型融合不同的内容。无论是静或动,关键在于其意境而不在于型。我绘壶,给自己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能死板,艺术向来是立体的,若能将视觉和听觉合二为一给人以享受,那它就是美好的。静物没有思想,都是人赋予的思想,要用它们来表达你的意境,无论是素雅朴拙抑或绚丽多姿都是一种格调。

李巍巍正在刻绘

在紫砂壶上作画和在纸上不尽相同,因为画得太过,喧宾夺主,就会抢了紫砂壶自身的风采。难就难在整体的协调性,如何把壶展开了当作是一张纸、如何让两者相辅相成。壶是主体但亦是载体,把握好这个个性的载体,就会笔随意动,挥洒自如。与宣纸平面上的用笔不同,在紫砂壶坯体材料上绘画,对腕力、指力、眼力的要求和整体架构功力的要求自然也更高,看似毫无章法的绘图,哪怕是不经心的一叶一藤都早在心中勾勒出来。我对作品的要求是无论从哪面看都能是一张画,不同方位不同感觉,甚至于无论壶盖怎么转动,都是一幅新作,而每一个紫砂绘画作品都是自得其乐状态下产生的唯一天成。

传统的紫砂刻绘多为一面画一面字,可那跟我理解的刻绘不是一回事儿,艺术最终要体现自我,我眼中的紫砂刻绘,需先有大气,再求小节。绘壶时也需要有唯美抒情、澎湃、舒缓平和的情绪,偶尔灵感‘断了片’,就需大胆地拿其他的艺术往里加。中国的艺术是相通的,就像紫砂壶,很多传统器型都是由青铜器借鉴而来。有次我就借鉴了瓷器的‘过墙’技艺,将刻绘直接深入壶盖内侧,结果得到一致好评,这倒真是在我意料之外,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吧。

紫砂艺术面对世界

在李巍巍先生看来,做壶也好,绘画也罢,都只能算是一个过程,它最终拼的还是自身的文化底蕴与思想意识。

每个时代有不同的时代风采,艺术也跟着时代的步伐不断向前走,以前紫砂面对的可能只是中国甚至只是江南,而现在面对的是世界。有人说,拜个好老师就成,可老师只能引导,传授技艺,其余的无法强加给你,因为每个人的审美不同,眼光不同,阅历不同。追根究底,最终拼的还是文化。当有那么一天,你画不下去了,做不下去了,那么停下来看看书吧,阅读,会让人有新的灵感。艺术,就是要耐得住寂寞。

至于定居北京的大玩家李巍巍先生是如何接触到紫砂的,他说是一种缘分。原来,早年间,李巍巍先生赴江苏办画展时曾做客顾绍培大师家中,把酒言欢来了兴致,便随手绘了几把壶。他理解的刻绘向来不讲究那些所谓的章程,而郑板桥乱石铺阶的妙法才是心中的真谛,大美参差,紫砂壶在他的画中仿佛被盘活了,现场紫砂艺人们无不惊为天人,交口夸赞。至此,算是非正式开启了李巍巍先生的紫砂刻绘之路。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