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古窑出品”-陶瓷修坯神器“利头”

author
0 minutes, 3 seconds Read

我觉得拉坯是陶瓷制作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技法。历史上,这个技法可以追溯到一万多年前。当时我们发明了陶轮技术和拉坯技术,这让我们在制作陶器时不再局限于单一的盘筑方式。相反,我们可以尝试快速成型,并且在新美学方面获得更大的自由,这场变革真的让我们从粘土制作器皿方式中释放出来。 我很喜欢利坯这个技术,通常我们会用它来修整拉坯制成的器皿,目的是让坯体更加光洁,形体连贯而规整一致,这也是确定器型的关键环节。在利坯过程中,工具也非常关键,如利坯刀具、陶车利头等。 关于“利头”,我觉得这个词还挺有意思的。它是拉坯修整工具的一种,通常是用于平整坯体表面的。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工具其实有着悠久的历史,我们现在使用的“利头”也是在前人基础上不断改进发展而来的。ヾ(◍°∇°◍)ノ゙对于我来说,我真的很喜欢探索历史。最近,我听说了一场很有趣的展览,叫做“百转雕舆轮-宋代景德镇窑制瓷工具利头特展”,展览时间从2021年3月7日到2021年4月6日,地点是在景德镇三宝国际陶艺村的青白瓷专业委员会。 展览的主要看点是景德镇出土、存世北宋修坯利头及陶车配件。听起来非常有趣,我想这会是一场很有教育意义的展览。千万人研究宋代青白瓷也还是留有许多空白。但是我相信,去了解、剖析那些空白你会对现有工艺、技法有新的认识。展览中的瓷工具利头真的很神奇,我相信这一定会是一场非常特别的展览!(●◡●)在这个展览中,我了解了一个我以前从未听说过的工具——利头。据说,利头简言之就是宋代的修坯“套筒”。这个工具的大小及适合度直接影响到修坯的好坏和功效。所以,过去的利坯学徒入门两件事,一是磨制各种规格利坯刀具,二是根据坯体大小和形状来修整利头。 在景德镇宋代窑址发现的制瓷修坯工具利头,是喇叭形的。过去被视作装烧工艺中的“垫柱”或“支烧具”。然而,近年来,通过进一步考察和研究,专家和学者们重新探讨了其功用问题,得出了与传统不同的观点:利头应为传统利坯工艺中的利坯工具。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The more you know, the more you realize you dont know.”(你知道的越多,你就会意识到自己不知道的越多。)这次展览真的非常有意思。据说展出的利头有33件,陶车附件也有数十件荡箍、轴顶帽和拨动器等,非常丰富。这些利头与现代石膏修坯套筒不同,宋代利头均为瓷质。或许这就是造成“误会”的原因之一。 我了解到,已经整理出的利头上多数记有窑工姓名、纪年等信息,可以推测该器物是窑场内重要的常用工具。而且窑坊工具与制瓷技术之间是有着普遍联系性的。这表明,利头不仅是窑厂作坊内制瓷者的工具,更是宋代窑业制瓷工艺技术的重要反映物之一。 在展览中,我看到了一件很独特的北宋嘉祐八年瓷质喇叭形利头。每一个工艺品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它以其绝妙的形状和精湛的工艺打动了我。我又一次感受到,古代的工匠们有多么了不起。他们的技艺超级高超,能够创造出如此漂亮、实用的工具。我真的很幸运能够来参观这场展览,从中学习到了许多。这场陶瓷展真是太棒了!我在现场看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比如展出的陶车构造,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陶瓷制作工具是长什么样子的。还有北宋宣和四年的瓷质束腰形利头,它形状独特,让我觉得这种工具原来还可以做得这么漂亮!展览上还展示了陶车配件,如拨动器等。这些配件虽然很小,但它们对于制作优质陶瓷也是不可或缺的。 在了解了这些器物之后,我发现陶瓷制作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制作者们需要用到很多工具,其中利头是最常用的工具之一,也是窑业制瓷技术发展过程中一项非常重要的创新。制造优质陶瓷的质量和利头设计和制作的精湛程度息息相关。 展览中还有一组陶器陶车,让我更好地了解了陶瓷制作的过程。真的很惊叹于古代中国陶瓷制作工艺的高超。这些陶器从工艺到形状都非常精致,不愧是古代的宝物。 总的来说,这场展览让我对于陶瓷制作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感觉自己更加敬佩那些曾经创造出这些美妙器物的工匠们。在这次陶瓷展览上,我看到了很多很棒的陶车配件,其中最吸引我的两件是轴顶帽和荡箍。 轴顶帽来自云市窑,它的设计十分独特。我感觉它的材质非常坚固,应该能够经受住多年的使用。 荡箍则是北宋的一个陶车配件。这种配件通常被用来固定陶车轴,让车轮能够顺畅地运转。在那个时代,利坯修整的工作通常由陶工在陶车上完成,荡箍就是帮助他们完成这项工作的一种实用工具。 通过这次展览,我还了解到了唐代官窑的草拟花卉纹鱼缸,它是一件十分古老且精美的器物。它的造型非常别致,融合了唐代的花鸟画和古典形式。这个器物向我展示了当时制陶工艺的高超程度。 总体来说,这次陶瓷展展示了许多非常有收获的东西,使我更好地了解了陶瓷制作和制陶工具的历史。我真的很感激所有参与者的付出,让我们有机会更加深入地了解古代的陶瓷文化。在这次展览上,我看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陶器工具,其中包括两个喇叭形利头。其中一个是宋戊寅年的,另一个是崇宁二年的。这些利头像喇叭一样膨胀开来,应该是陶工用来修整利坯的工具。 南宋的蒋祁在《陶记》中提到,陶工、匣工、土工等工种都有各自的职责范围,而制作利坯、车坯、釉坯等过程也都有自己的工艺方法。这些工艺方法被精确地规制和分类,不会出现混乱和混淆的情况。 在我的眼前,还有一件残损的利头,外壁上刻有宁十四利坯家事的字样。从这个字样我可以看出,这个喇叭形工具是专门用来修整利坯的。这样的文物真的非常珍贵,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古代陶瓷工艺的重要性。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北宋的瓷质喇叭形利头,刻有非常有意思的宁十四利坯家事的字样。我能够通过这些瓷器工具,感受到宋代陶瓷工艺的高超程度,也更加深入地了解到当时的陶瓷文化。 总之,这次展览真的让我受益匪浅,让我更加了解了陶瓷制作和陶瓷工艺的历史。我也为所有参与者的付出和努力感到非常感激。我在陶瓷展览中发现了许多有关古代制陶工具和制陶工艺的信息。我了解到,早期的陶瓷制作是通过手工完成的,而现在的陶瓷生产则依赖于更现代化的机器和工具。 但是,我们不能忘记在陶瓷历史发展中,工具的进步也是非常重要的。像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陶埏》和清代蓝浦的《景德镇陶录》这些书籍详细描述了制瓷过程和工具用途、名称,给我们了解陶瓷历史带来了很大的参考价值。 我看到了一件喇叭形利头,它看起来非常普通,但实际上它还原了宋代的利坯过程,让我更好地了解了古代制陶工艺的实际操作过程。这也表现了制陶工人们的聪明才智。 我们不能忘记制陶工具在陶瓷发展中起到的重要作用。陶瓷工具的革新不仅取决于材料和烧成技术的改良,而且也依赖于人们不断的创新和发明。通过这些工具的改进和创新,古代陶瓷发展成为了现代化陶瓷生产的基础。 陶瓷制作后面隐藏着许多历史和文化。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喇叭形利头,实际上包含了丰富的历史价值和文化意义。它代表了制陶工人们的努力和聪明才智,对于陶瓷文化的传承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总之,这次展览真是收获满满,让我更好地了解了古代陶瓷制作和陶瓷工具的历史。我也为陶瓷工人们的聪明才智和不断发明创新的精神感到钦佩,他们的奋斗和努力才是推动陶瓷发展的真正动力。我在博物馆看到了一件非常特别的展品——宋代的喇叭形利头。这个利头有着非常独特的形状,让我感到非常惊奇。 这个利头非常小巧玲珑,但它的历史价值却非常丰富。通过这个利头,我了解到了宋代制陶工具的形状和用途,以及那个时代的生活景象。 这个利头的制作工艺非常精细,显示出宋代制陶工匠的高超技艺和精湛工艺。我不禁想象当时的陶瓷工人是如何使用这个利头的,以及他们在制陶过程中的不易。 总之,这个宋代的喇叭形利头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展品,让我更好地了解了古代的制陶工艺和工具。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