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版印刷品收藏遇到信任危机

author
0 minutes, 2 seconds Read

版画资讯_版画投稿_版画设计素材/

初夏的第一缕微风

版画资讯_版画设计素材_版画投稿/

后院

版画投稿_版画资讯_版画设计素材/

春树

版画设计素材_版画投稿_版画资讯/

回到家乡

版画设计素材_版画投稿_版画资讯/

黑牡丹 白牡丹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徐越 实习生 白雅婷

“国油版画”中国四大传统艺术门类中,版画的艺术性是毋庸置疑的。 历史上,很多类型的绘画都曾“借鉴”过版画,国外不少艺术大师也曾涉足版画。 毕加索更是著名的版画大师。 他经常将版画的艺术语言运用到油画中,以至于有些油画看起来几乎就像是印刷版画。 中国许多著名画家,如方力钧、徐冰等人,也都是出自版画。

广东是中国版画重镇。 中国许多最重要的版画家都在广东,如1930年代和1940年代的版画家李华、古元,以及后来的胡一川、黄心波、赖少奇等人。

广东当代版画非常前卫、新颖,但由于市场不大,很多年轻人迫于生活压力被迫转行。 一些坚持下来的人遭遇了收藏家对限量版版画的不信任。

一群年轻的版画创作者,为了扭转版画市场的信任危机,解除收藏者的后顾之忧,决定公开“销毁版画”以证明自己不再印制的清白。 这一孤注一掷的举措效果如何尚未得到证实,但近日,首届中国版画展和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展区已在广东设立。 这一系列盛事被收藏界和学界解读。 等待国内版画市场逐步复苏的积极迹象。

A当代青年版画家的生存状况

羊城晚报:中国版画有几千年的历史,但20世纪30年代之前,大部分都是临摹版画。 自1931年鲁迅倡导新兴木刻以来,我国版画的历史就开始了。 版画因其战斗性而成为革命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此,黑白木刻在中国人心中留下了强烈的视觉记忆。 新中国成立后,版画也受到高度重视,但它仍然作为政治宣传工具而存在。 直到市场经济时期,版画才逐渐进入市场,并在“国油版画”中国四大传统艺术门类中占有一席之地。

广东是中国版画的中心。 中国许多最重要的版画家都在广东,如1930年代和1940年代的版画家李华、古元,以及后来的胡一川、黄心波、赖少奇等人。 延续早年的尖端力量,广东当代版画非常前卫、新颖。 但由于市场不大,很多年轻人迫于生活压力被迫转行。 广东青年版画家的现状如何?

赵谦:广东很多高校,包括广州美术学院、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等都开设了版画专业。 加上修这门课的学生,每年学习版画的学生并不多。 但据我2008年在广州美术学院任教以来了解到的情况,从事版画或毕业后留在版画行业的学生仅占学生总数的5%左右。

为什么大多数人不愿意以版画为职业? 由于单纯依靠版画生存非常困难,很多版画专业的学生毕业后转行到其他专业,如设计、油画、插画等。 毕竟,在目前的中国书画市场上,版画还是比较边缘的。 。 我之前看过一组拍卖数据。 版画的交易额占整个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比例不到10%。 市场小了,靠印刷谋生的人自然会大大减少。

王毅:而且,公众对版画的认知度不高。 版画的种类很多,有木刻版画、石版画、丝网版画、铜版画等,即使是美院的学生,很多人也分不清不同类型的版画。 大多数人对版画的认识主要来源于文革前后产生的黑白木刻和水印木刻。

从版画系毕业进入社会后,我就以插画师为职业,直到遇到了一个机会。 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馆长很欣赏我以前的版画作品,找到我为他的小说配插图。 我突然又找回了当年的感觉,现在我仍然希望版画能够成为我的创作方向。

羊城晚报记者:鲁迅在提倡新兴木刻时,也看中了版画的战斗性。 版画为何在不同时代都成为前沿力量?

赵谦:鲁迅提倡新兴木刻艺术,并借鉴了欧洲、日本的版画艺术。 后来的石版画、丝网版画、铜版画等也是从国外引进的,因此版画受传统影响较小。

另一方面,很多版画专业的学生很早就认识到让版画成为职业很难,因此在上学时就积极接触设计、油画、插画等其他门类。 在未来的创作中,他们会将很多其他范畴的思维带入版画的创作中。 作为版画系的老师,我们经常向学生灌输版画如何“走出去”的意识。

B 版画艺术性大于技术性

羊城晚报:在观看展览时,一些画廊导游不专业,经常向观众强调版画的技术问题,比如硬性难度等。 但在与画家交流后,我发现他们更注重通过版画的语言来表达对现实的关注。 您如何看待版画的艺术和技术方面?

赵谦:一个人做版画的时间越长,就越容易陷入科技的单行道。 在版画创作中,你需要定期后退一步,以扩大你的视野。 有时候思考版画发展的时候,单向思维很容易陷入瓶颈,所以我喜欢在版画和其他艺术形式之间徘徊,这样才能看到多种可能性和发展空间。

版画是利用印刷方法创作的。 它介于绘画和印刷品之间。 它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各种材料、印象和纹理。 有了更广阔的表达空间。 版画中出现材料和综合观念的介入。 更有意义。

而且版画很容易与材料产生紧密的联系。 一旦与材料联系起来,就很容易走向当代艺术的方向。 让我举一个例子。 2010年,我的一位学生和我讨论如何通过版画来表达“记忆”这个抽象的东西。 当时我给他的意见是,可以把一些图片和图像丝网印在一块冰上,冰的融化代表着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衰减。

技术日新月异。 除了一些传统材料之外,我还想尝试新媒体、新材料,比如数字多媒体,以这个时代特有的形式来表达我所生活的“当代世界”。 在我的创作中,版画只是一种手段,而非最终目的。

王毅:是的,版画对材料的包容性更大,可以让你看到更多,思考更多。 而且,与中国画、油画相比,版画有一个很大的特点。 它对技术的依赖较少,需要更多的思考。 以前学版画专业的时候,我并不觉得版画有那么好。 但现在有人问我,我会建议,如果你想学设计,不妨学版画。 学习版画会开阔你的思维,艺术性和设计性兼备,创作出更广泛的作品。

因此,广东当代版画的学术走势很好。 它比以前更有活力、更健康,与时代结合得更紧密。 其语言表达丰富而有力,在技术和艺术方面具有巨大的潜力。 而且,近年来在多次国家级展览中,版画获奖最多,最受关注。

赵谦:我从2008年进入广州美术学院以来,每年获得王嘉莲奖学金和许勤松创作奖学金一等奖的作品基本上都是版画。

但说实话,版画向这个方向发展是被迫的。 如果版画市场好的话,老师和学生就不用这么苦苦思索了。 做出一批作品后,自然会有人来购买。 老实学习技术就可以了。 。 版画没有这样的市场,所以我不得不不断地思考一些“古怪”的事情。 我被迫拓宽思路,加入更多的东西来表达,有很多创新。

C 销毁版本以证明完整性

羊城晚报:版画的一个固有特征就是“可复制性”,这使得版画的价格更加实惠。 虽然作品数量有限,但并不能满足很多藏家的“唯一性”要求。 这应该是这么多年印刷品价格不温不火的最重要原因。

赵谦:我以前在广州文德路有一个工作室。 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不是“什么是版画?” 但“限量版怎么保证只印二十张、三十张?” 我只能继续解释:“他是某某画院的老师,某某画院的画家,个人品德可以保证等等。” 但在这个缺乏诚信的社会里,光靠这样的理由是无法说服很多人的。 所以我一直在想,要推广版画,首先要建立我们版画行业的规范。

九月份,我们几个版画师共同策划了一个活动——销毁版画。 我们当众销毁了版画,并用视频记录了整个销毁过程,让更多的人了解版画,看到我们制作版画的诚信。

羊城晚报记者:限量版画的问题确实是令国内版画工作者和收藏家头疼的问题,但在海外,也有既定的行业规范。 许多国外版画师印完所需数量后,会举行沙龙式的聚会,并在部分业内人士的参与下,举行版画销毁仪式。 在中国,这样做的版画家似乎很少。

赵谦:现在中国的版画市场其实很混乱。 有些人的“美联社版本”(艺术家自己的)印刷量比官方编号的作品还要多。 例如,只有10幅编号的作品,但“AP版”有三十或四十张图片。 按照国际惯例,“AP版”的数量实际上不能超过实际编号数量的十分之一。 原则上不能在市场上流通。 不过,现在市场上有很多“AP版”印刷品。

还有一种情况:多次打印。 一些去世的老版画家留下了一些版本,他们的后代继续印刷并出售它们以换取金钱。 打印完指定数量后,将进行第二次打印。 比如第一次印了二十张,第二次又印了二十张,但是在印数前面写了一个大写的“”。 “二”字表示该作品为第二次印刷。 如果第二次印刷也卖完了,可能还会有第三次印刷,无限循环。

按照国际惯例,第二次印刷最多不能超过第一次印刷的一半,第三次印刷也不能超过第二次印刷的一半,每次印刷的作品价值都会贬值一半。 通过这种印刷数量和价格之间的差异逐渐缩小,以保证以前收藏家的权利,因此第一版的价格肯定高于第二版和第三版。 但我国尚未与国际标准接轨,对印数和价格没有限制。

羊城晚报记者:以前,同样的版画,编号为1/50的作品会比编号为50/50的作品贵。 这是由于之前技术的限制,打印得越远,打印质量就会越低。 现在这仍然是一个问题吗?

赵谦:现在不存在这样的技术问题。 一些机器和设备现在可以在不破坏原始版本的情况下进行打印。 这也凸显了破坏板块的重要作用。 我个人不接受多次打印。 我认为直接设计100张的印刷量比每次打印4次25张要好得多。 所以我要从我做起,销毁我印过的所有版本。

王妮:其实中国画也有类似的题材,但是大家好像都明白。

赵谦:这也是公众的一个误解。 对同一个题材进行反复绘画,实际上是一种流水线生产,实际上是一种无印的临摹。 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即使题材很相似,至少是艺术家一笔一笔画出来的,而版画是印刷出来的。 所以我认为解决大家关心的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销毁版本。

王毅:很多人认为版画就是简单的印刷。 事实上,它的整个创作过程充满了艺术性,是一项非常复杂的技术作品,蕴含着独创性和巧思。 版画结合了画家、雕刻师和印刷师。 他们在板上画画,在板上雕刻,最后手工拓片。 每一步都是有创意的,并不是一个接一个的照搬。

羊城晚报:艺术家如何考虑一件作品要印20幅还是200幅?

王毅:这个要看艺术家对自己市场的评价,以及市场对单件作品的接受程度。 如果市场表现良好,可能会多印一点。 如今,很多版画画家没有自己的版画工作室,无法制作数百幅版画。 我通常打印二十或三十份。

D “复制版画”对版画的危害很大

羊城晚报:与你们传统的原创版画不同,还有一种版画是依靠印刷的。 虽然是原作的印刷品,但也因为有艺术家授权签名而受到限制,而且印刷质量也很高。 ,所以他们称自己为“限量版”。 你认为这些带有版画标签的“画”实际上是版画吗?

赵谦:这种复制品出现的主要原因是有市场需求。 一些著名艺术家的油画价格非常昂贵,普通人买不起,但他们渴望欣赏高质量的作品。 商人看到这种需求,纷纷临摹印刷画作出售。 从商业角度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对于版画的推广也很有帮助。

如今,为了增加此类复制品的价值,一些画廊经常强调艺术家参与复制和印刷过程。 我认为没有必要。 这样的高端艺术复制品在国外一直都有,而且也有专门的版画作坊。 ,有专门的技术人员,从制版到印刷都不是艺术家亲自完成的。

但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这些采用高端数码微喷印刷技术印刷的复制品,被很多人打着版画的幌子所欺骗。 我们经常在一些画廊看到这种复制品被贴上“综合版画”的标签。 懂版画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这样印的,不懂版画的人却以为其他版画也是这样印的。 这对于勤劳刻板的人们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极大地误导了公众,对版画创作也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如果你必须与印刷品有关系以提高复制质量,我建议将其标记为“数字印刷品”,这仍然可以勉强与印刷品相关。

羊城晚报:这些数字微喷复制品对版画市场有很大影响吗?

王毅:有一定影响,但最大的问题是对版画的误导。 但版画市场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小。 我和丈夫之前在广州葵园美术馆举办过版画展。 据说,葵园的版画销量比油画还要多,而且一些价格较高的版画也被卖出去。 因此,价格并不是决定版画销量的决定性因素。 只有便宜的才卖得好。

徐越、白雅婷

版画设计素材_版画资讯_版画投稿/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