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紫砂壶名家之舟缘彭大爷自述心路历程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家族世代都是制陶烧窑的人,紫砂壶可是我们家的饭票。我的太爷爷叫彭金宝,爷爷叫彭枝洪,都是烧龙窑的大师傅;而我的父亲彭淦生,十五岁时就开始在家里的蜀山烧龙窑。

顾景舟(顾辅导)

我从小,就认识顾辅导,他离我们家只有三五步远。太祖辈开始在龙窑里工作,也就是烧龙窑大师傅。当时,顾辅导所制作的紫砂壶都在蜀山品胜窑、新窑、工厂窑这三座龙窑上烧制。我的父亲认识他,也知道他做的紫砂壶是上品。在我记忆中,顾辅导一直是一位温文尔雅、轻声细语、文质彬彬的人,跟我们家的人一样亲密。两家人经常往来,我小时候总是去顾辅导家拿糖果吃。

说起紫砂,大家都知道,我家族里可谓是行业的翘楚。

彭淦生拍摄于新工厂大门前

素石瓢

在解放初期,地方政府组织了蜀山陶业合作社。当时,蜀山镇的镇长黄凤来找到了我们家的父亲彭淦生,想把当地做紫砂的艺人组织起来让他们加入蜀山紫砂陶业合作社,一起搞地方工业建设。在那个时候,父亲担任了蜀山南街紫砂合作社的第一工场场长,也就是老工场,在蜀山南街。

当时我父亲是窑务车间主任,他负责管理着所有的窑房。如果谁要在圆窑里烧窑,我们家就会帮他们装套掇罐(匣钵),并且决定放在什么位置烧什么火候,烧多长时间。几十年以来,我们和其他工艺厂之间都有着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

说起运紫砂,我家自然是要出一份力的。

小硫石

那是江南地区唯一出售这种纸的店铺,一令纸有500张,售价为五十三元。我自己也买了一令,上面以黄麻为材料进行包装,现在还有部分纸张被保存下来。

1988年三月的某一天,顾辅导来到我工作的宜兴紫砂工艺厂销售科,想要找我的同事吴菊芬(他是顾辅导的儿媳)。当时社会上流行着工作室斋号,我也向顾辅导提出了这个主意,并请他为我的工作室起一个斋号。顾辅导问我想要写些什么,然后我在印有《江苏宜兴紫砂工艺厂》的便笺纸上写下了《金沙阁》三个字。他看了一下我的字,和我的同事吴菊芬唠了几句家常,然后就回到了他自己的隧道窑边的工作室。那个时期,他是在进行紫砂艺术创作的鼎盛时期,每个月,我都会陪同港澳台多批客人,一起前去拜访顾辅导,但从未提到过这个起斋号的事情。

金砂掇只

1988年的十月,顾辅导又来到紫砂厂的新办公大楼,来找吴菊芬。顾辅导突然递给我一张新的名片,上面写有”金沙阁潘壶”的字样。当时,我非常惊讶,并问顾辅导为什么要将我的名字也加进去。他说,他很喜欢我写的字,而且我也是他的徒弟。这张名片成为我工作室的代表之一,还被印在一些书籍上。从那时起,”金沙阁”成为了我的工作室的名称。

有一次,我在紫砂工艺厂的新办公大楼里遇到了顾辅导。他问我:耀年,你知道砂字要怎么写吗?我回答:要写石字旁边的砂字。于是,第二天下午,我的同事吴菊芬把顾辅导为我的工作室题的印章和“金砂阁—顾景舟题”的作品转交给了我。但是,等了整整半年的时间后,原来我把砂字错写成了沙字。

顾辅导的文化素养体现在他对于每一个细节都十分重视。有一些清代的老件紫砂茶壶印章都被磨损了,别人看不出来是哪里的印章。但是只要拿给顾辅导看一看,他就能够辨认出来并且知道这个茶壶的历史和来龙去脉。我经历过好几次这样的事情。

镶盖宝鼎三足

有一次,我带着一把社会上的老件紫砂壶去请顾辅导鉴定。这是一把大红袍线圆壶,是紫砂名家俞国良的作品。壶身上还有一方小章,但是我看不出来写的是什么。顾辅导一眼就看出来了,他说这是钟竞成赠。接着,他向我详细地讲述了这个壶的渊源:钟竞成是旧社会时的宜兴县长,这个壶是他向俞国良定制的,用来赠送给尊敬的贵人的定制定款壶。潘持平先生也知道这个壶,甚至还问过好几次。后来,这个线圆壶流传到了我手上。顾辅导的文化修养真的很深厚,信手拈来。

金砂和玉

我经常向顾辅导请教关于紫砂壶的艺术,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古代的还是当代的,顾辅导总是很耐心地和我这个年轻人一起品评。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有一位很有名的紫砂艺人,他制作的作品在市场上非常受欢迎,做的是广受欢迎的壶款。当时我认为,只要市场认可就可以了。但是顾辅导却说:他的壶看了不入眼,没有多少生命力,这些壶都没什么特点。 顾辅导说的没错,在后来的日子里,这位艺人并没有走得太远,他的作品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现在已经默默无闻了。这个事情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也启示我,作为一个手艺人,不能只顾迎合市场,还要有艺术的追求。

金砂明炉壶

在一九九二年,《宜兴紫砂珍赏》这本书出版了,其中有顾景舟主编。有一天,我到丁山新华书店去,花六百元钱买了这本书,然后立刻拿到了《顾景舟工作室》,请顾辅导为我签名并题字,葛陶中先生在顾辅导身边。顾辅导说:侄儿,我这里没有毛笔啊。 我就走出去向沈汉生先生借了一支毛笔,这是车间里紫砂器具拓白用的工具毛笔,是湖州王一品大号笔。当顾辅导拿到笔时,他对我笑着说:这种笔怎么能用来写字呢? 随即他落笔一挥而就,标题为承前啟後,砂藝精萃,尧(耀)年侄藏,愚景舟署,一九九二年四月。


虽然车间环境简陋,毛笔也不是顾辅导称手的工具,但这副随机而且千真万确的作品却成为了顾辅导书法作品中的精品。其中的题字更是他终生教诲和劝勉。

一九九四年五月,王虎鸣先生设计了《宜兴紫砂陶》特种邮票,在江苏宜兴紫砂工艺厂发行,并且推出了历代经典紫砂茗壶图集和集邮册,签名首发。当时人们都争先恐后地请王虎鸣先生现场签名,而顾辅导拿着他的壶,也前去签名了。第二天,我跟我的宜兴壶友陆念江和彭顺芳一起去了顾辅导的家,他当时笑着说:又来叫我做生活了。我说:顾辅导,我真是付不起工钱啊!顾辅导大笑着招呼我进屋,还说让我喝上一碗茶。

我拿起笔,用精湛的笔法给我们提词并签名,然后我将它永久地保存。

一九九六年六月三日,一代宗师顾景舟离开人世,享年八十二岁。追悼会于六月六日举行,早上六点,我赶到宜兴三门,范岳林老师主持了悼词,我亲眼见到了顾景舟最后的容颜。


我从七、八岁开始就认识顾辅导,十九岁时进入紫砂厂正式学艺,三十六岁时挥泪告别。在我的心中,顾辅导不仅是一位和善可亲的长者和书道界的名家,他更是紫砂业界的一座东方之巅和我的人生导师。他教导我要无论做人还是造壶都要严谨求实,踏实做事。创作紫砂器皿一直都严格要求自己,对每一个壶都细节入微地精雕细琢。

我,蜀山金砂阁,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三日

我是彭耀年,一名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知名陶艺家,原创型紫砂艺术家。

我于一九六零年出生在江苏宜兴蜀山彭氏宗谱传人之家。我是知名的陶艺家、工艺美术师,也是原创型紫砂艺术家。一九七九年,我进入紫砂工艺厂跟随陈国良老师学习紫砂制作技艺,并得到了顾景舟大师多方面的指点与帮助。顾景舟大师教导我最深刻的就是无论做人还是造壶都要严谨求实、踏实做事。因此,我在做人、做事以及创作紫砂器皿时都对自己严格要求,每一件壶的细节我都精益求精。

蜀山金砂阁,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三日

我在制作紫砂壶方面一直持有十分严谨的态度。虽然我的话不多,但给人的感觉是「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就像我创作的紫砂作品一样,简洁明晰的线条尽现其质朴本色;没有艳丽的色彩,简约端庄的造型明快而传神。我已经在造壶的路程上坚持了四十年,一直保持全手工制壶的传统技法,并在此基础上突破创新,于大器、重器方面展现了独特的风格,成为紫砂界豪放派的代表人物。我编著出版了《我的紫砂路·彭淦生回忆录》、《蜀山南街茶馆往事》以及《彭耀年紫砂·范遥青竹刻》。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