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形酒具古代文人雅士的浪漫之选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船形彩陶壶

这是一件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船形彩陶壶。

银镏金摩羯酒船

这是一件银镏金摩羯酒船,1992年在广西南丹县小场乡附城村虎形山的北宋银器窖藏中出土,现藏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丹县文物管理所。

以上内容展示了两件具有历史价值的酒具。第一件是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船形彩陶壶,第二件是银镏金摩羯酒船,出土于广西南丹县小场乡附城村虎形山北宋银器窖藏中。这些珍贵文物被广西壮族自治区南丹县文物管理所收藏。清康熙犀角雕张骞乘槎杯

这是一件清康熙时期的犀角雕张骞乘槎杯

   中国的酒文化源远流长,饮酒的器具形形色色。古代传承下来的船形酒具起源于新石器时代,如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船形彩陶壶。在古代,酒具中的大型托盘多被称为“舟”,如《周礼·春官·司尊彝》中所记载的春祠、夏禴仪式所用的鸡彝鸟彝,皆有舟。同时,《说文》中也有“舟,船也”之说。这便是为何古代较为庞大的一种船形酒具被称为“酒船”的原因。

从明代犀角槎杯到清康熙时期的犀角雕张骞乘槎杯,这些珍贵的酒具在上海博物馆中得到了收藏,见证了我国悠久的酒文化历史。

酒是中国源远流长的饮品,古人对酒文化的追求不仅反映在酒的品质上,还展现在风格各异的酒器上。在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中,就出现了一种船形彩陶壶(图1),通高15.6厘米,口径4.5厘米,宽24.9厘米,由泥质红陶材质制成。这个器皿呈杯状,身体像一只小船,两端上突尖,似乎船艇正在“划入波涛斗角之中”,两侧的腹部用黑彩绘出鱼网状图案,鱼网挂在船边,似乎正在晒网,栩栩如生。这个陶壶两肩上端横置两个桥形小耳,既能方便提拿,又可穿绳背负,携带方便。人们珍惜美酒,当然希望永远有不尽的佳酿,像船舶一样永远飘浮在水中,先民会觉得酒就像船下的水永远饮之不尽。

在古时候,“酒船”被文人雅士用来形容这种船形酒具。《晋书·毕卓传》中卓曾吟咏:“得酒满数百斛船,四时甘味置两头,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并成为后人喜爱吟咏诗歌的对象。唐代陆龟蒙的《添酒中六咏·酒船》、宋代诗人陆游的《桃花江上·和韩吏部暇日登慈恩寺浦望江亭见赠》等文学作品,都为酒船进行了形态、寓意、感情上的表达和传承。

宋元时期,文化氛围更加浓郁,对于酒器的考究也更为严谨。船形酒器因其别致的造型和典雅的寓意,被多位文人雅士用诗词表达了对其的赞美。《酒船》是唐代人王令的诗作,宋元时期的文人则将玉制的船形酒具称为“玉船”。苏轼在《韵赵景贶督两欧阳诗破陈酒戒》中写道:“明当罚二子,已洗两玉舟”,描绘了玉船饮酒、罚酒的情景。这种流行的玉船酒器,在宋人诗词中有大量作品传世。例如陆游的《即席》中写道:“要知吾辈不凡处,一吸已干双玉船”,辛弃疾的《鹊桥仙·寿余伯熙察院》也有“且引玉船沉醉”的描写,周密的《武林旧事》中则有“捧玉酒船上寿酒”的情景。

文物是一个国家的重要文化遗产,而酒器作为文物的一种,也是珍贵的文化遗产之一。唐代诗人杜审言在《扈从出长安应制》中就说到:“文物驱三统,声名走百神”,这表明酒器作为文物同样具有历史和文化的价值,应该被重视和珍藏。

清代乾隆曾为故宫的“弘德殿”题写了对联“云霞纷绮丽,文物共葳蕤”,将“文物”融入诗中,展现出对文物的珍视和推崇。虽然现在并没有见到过真正的玉船实物,但我们可以从唯一的北宋银镏金摩羯酒船中窥见真容。该器造型独特,将摩羯与船形融合,摩羯形象逼真,借助羊的形象作为酒船取象,造型别致,造工精细,通高达到14.8厘米,长达34厘米。该器保存完好,已成为罕见的传世文物。

除了这个摩羯酒船外,明代的犀角槎杯(图3)同样充分展示了酒器的美感和人文价值。该杯造型浮槎状,上雕仙山怪石、梅树石榴,并有长髯老者背山倚石端坐其中,手持古书,形态自然、逼真。杯的左侧雕有一酒葫芦,右侧还刻有荷叶莲子,底部则为水浪纹,整个造型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在荷叶枝茎处还有篆文“天成”题记,是明代著名雕犀匠师鲍天成的代表性作品之一。

“槎”是古代人们用竹木编制的筏子,与船的区别在于没有船帮。在古代,人们常将酒注入槎内,从船头的一端吸饮,这种称为“酒船”的酒具因其造型与动作富有雅致之感而备受推崇,因此逐渐演化成了一种文化艺术形式。

清康熙时期的犀角雕张骞乘槎杯(图4)就是这种形式的经典之作,该杯长19厘米、宽19厘米,在制作过程中选材严谨、刀法精妙,整体呈现出深绿蜜黄的沉稳色调。杯的造型据传源于张骞乘槎寻找河源的故事,杯内有槎、老人、花篮、花卉和涡纹等图片,构图合理独特,各部分互相映衬,整体看上去十分和谐。杯的下方刻有“槎仙青萝盦沈倬章藏玩”一行文字,记录了这个器具的来源和收藏者,给人一种历史感和文化感受。

“乘槎”这个说法最初来源于上述传说,后来与《汉书》中关于张骞寻找河源的故事混淆,因此又有了“张骞乘槎”的说法。在唐宋时期的一些文学作品中,如《宴安乐公主宅得空字》和《逢王十二学士入翰林因以诗赠》中,都出现了“星槎”的描写,用来表达迎来贵客或祝愿官员升迁的寓意,意味着与贵人共享美酒、共襄盛举,是一种文化传统和社交礼仪的表现。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