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宜兴紫砂壶大师顾景舟先生二三事__紫砂之家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认识顾老,还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一次由宜兴县委、县政府召开的各界人士迎春座谈会期间,由父亲邓荫南介绍的。当时,顾老和父亲都是县政协委员,顾老当时是工艺美术师,是紫砂界的知名人士。当时我不过是一个小字辈的县代表。见顾老拄一根拐杖,精神矍铄、十分慈祥。记得会前,顾老与我们,还有丁山的华荫棠、鲍增泽、高奇男几位老先生一起合了影。

 

此后,除有时为顾老看病外,我和顾老的接触并不太多,但记忆中有几件事至今仍使我难以忘怀。

鉴器

某次,顾老因慢性气管炎发作住进我院内科,经治疗后基本康复,他的徒弟葛陶中侍待在床边照应。我收藏有一只紫砂黄泥圆形笔洗,是老家留下来的,笔洗腹部刻有字,其中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心想何不拿去请教一下顾老呢?便事前与顾老说明了情况,顾老满口答应:你拿来我看看……某天晚上,我将笔洗带到了病房。顾老上手看后,便耐心地慢慢告诉我:这是期间的东西,这只笔洗团泥鼓腹,口沿较大,稍稍内敛,圈足底,洗内敷的白釉呈冰裂纹(开片)。边上刻有篆体‘既其萬年子子孫孫用’,应是青铜器上的铭文。落款是草书‘時在丁卯春月雲石主人仿古并刻’。底部印款为‘延康圖壽’。顾老说:云石是陶刻手的笔名,这类名字都是泛泛而定的,很难确定是谁。这只笔洗制作上还可以,但当时做这类文玩的人比较多,丁卯应是1927年,卅八年。你可再查查万年历。底部印款并不是姓名,而是一种吉祥闲章……后来,我查了一下,果真是1927年。说明顾老的历法知识很好,古文功底十分扎实,对古汉字的不同书体了如指掌,同时对历史上紫砂行情非常清楚。其广博的学识令我钦佩不已。

赠书

1992年1月,由顾老领衔主编,徐秀棠和李昌鸿任副主编,共同合作的《宜兴紫砂珍赏》巨著在香港出版发行。同年5月,已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顾老托人带口信给我,叫我抽空去他家坐坐,当时我不知道什么事情。

5月31日那天适逢礼拜天,下午3时许,我骑自行车从龙溪公园旁小路到顾老宅第,从后门叩入。顾老儿媳菊芬开门后,我瞥见茶叶专家张志澄老先生往顾老的书斋门口走去(后来知道张老也是应邀由无锡赶来的,刚刚到)。

顾老立即从书斋出来迎接并把我们两位引到客厅,亲自泡了一壶乌龙茶,热情招待我们入座,并把我介绍给张老,张老听说我是邓老先生之子,连连点头,说:知道,知道。我们边品茗边闲聊,话题涉及当时的经济热、劣质产品、社会风气不正等等,其中顾老对当时良田被出卖、侵占作他用,颇有感慨地说:我们东南八乡的田地都是肥沃的好田啊!不种粮食,实在可惜……

座间也言及老人保健、西洋参、张老患的腹主动脉瘤等。嗣后,顾老让其儿媳菊芬取两本《宜兴紫砂珍赏》特藏本放在书斋,顾老回到书斋,极为郑重、细致地一一题辞、签名(既用毛笔又用水笔)、盖章(用了大小6枚印章),赠送给张老和我。在给我的这本书封二上写下:辉煌硕存的历史瑰宝断代序秩的承继沿革发扬创新的时代精神汇集器皿的造型大成陶匋斋主谨识望着顾老一丝不苟的动作,清风瘦骨的儒者神态,不由得令我肃然起敬。顾老那种士大夫式的形象,至今深深定格在我的脑海。特藏本限定200部,赠我的藏书签是第13号,时年顾老78岁。临别时,已近下午5点10分,顾老拄拐亲自送张老和我至公园路旁,挥手道别。

送箱

1993年8月16日,我儿被上海复旦大学电子工程系录取,亲友们自是高兴。家里也为之准备上学行装。想不到在8月20日傍晚,顾老委托其爱徒葛陶中(陶中夫人李慧芳也陪来)特地送来拉竿旅行包箱一只,要他们代为转达表示祝贺。这令我十分感动,这种事怎么好惊动顾老呢?虽然我父亲与顾老彼此是老友,但我与顾老平时除看病外,交往不是太多啊!我后来打去了电话向顾老表示感谢!其实从这件小事上可看出顾老的长者风度,古代宗规、族规上有奖游学一说,再联系到早在几年前顾老和徐汉棠就在丁蜀镇创立过教育奖励基金……顾老是尊重知识,重视教育,重视人才培养的,更看出顾老的为人,他是一位通达情理、重情谊的长辈。

值此顾老百年诞辰之际,作为一个紫砂业外的晚辈,将几件与顾老紫砂艺术成就并不太搭界的生活琐事杂陈写出,以表示对一代紫砂宗师的深深缅怀,我以为顾老除是现当代紫砂界公认的壶艺泰斗、一代宗师外,更是一位有中国文人传统的士大夫式人物,他有个性、有风骨,同时也是十分有人情味,有生活情趣的一位值得后人敬仰的老人。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