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土烧制的魔法壶达明老师的神奇世界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是1952年出生的,人生经历了许多坎坷,最终在紫砂陶艺领域找到了我的人生方向。我是徐汉棠大师的儿子,继承和发扬了父亲所传承下来的徐门壶艺的传统精髓。现在,我是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高级工艺师、十三届无锡市政协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委会会员、江苏省工艺美术学会理事、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理事、以及《宜兴紫砂》编委会委员。 想要了解我普通人生的一面,除了看我的现在,还需要回顾我的历程,这样才能更深刻地理解我。当然,如果想要了解我作为一个工艺美术家的一面,那就需要从我的作品出发。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也和其他人一样,有着很多人和事情,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位于宜兴市丁蜀镇蜀山山麓的东坡书院小学。这个小学位于东北隅,周围树木葱茏,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听到鸟语啁啾和古运河静静流淌的声音,我便想起了东坡书院。对于我和我的家人来说,它是知识的圣地,我们一家人都度过了最难忘、最美好的小学时光。 但是,人生并非总是美好的。当我刚刚高中毕业时,我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十年的知青下乡生活(1969年至1979年)。这段经历令我忧喜掺半,因为其中美好的时光流逝得如此之快,但这十年中,吃苦耐劳和勤奋精神的培养让我系统掌握了红木制作工艺。这门技艺对我今后的紫砂创作帮助极大。如此看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现在,我把那十年的经历当作一生中享用不尽的财富,这样的财富恐怕是万贯家财也难以买到的。 十年的知青生活并没有改变我的对紫砂艺术的执着和热爱。返城后,我决定和父亲一起学习紫砂技艺,并于1987年进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系深造。经过近二十年的勤学苦练,我找到了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我的作品擅长多种材质的合理搭配,既具有东方艺术曲线的美感,又带有清新明快的现代气息。我的藏家遍布中国和港澳台地区,而在国际上,如美国、日本、丹麦、韩国、新加坡、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国家的藏家对我的作品也十分喜爱。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和英国剑桥大学博物馆永久收藏了我的双竹提梁壶和唐羽壶。而在国内,最高艺术殿堂的中国美术馆和北京紫光阁也藏有我的紫砂艺术作品。 在我下乡的岁月里,我学习了红木制作工艺,这让我对它深入骨髓。因此,我将红木艺术与紫砂艺术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出乎意料的艺术效果。 红木材料坚硬而稳定,经过加工处理后,表面平整如镜,色泽深沉,摸上去细腻清凉,具有华贵隽永的美感和深沉含蓄的艺术气息。这种美与朴素的紫砂作为搭配更使得作品显得沉稳而含蓄。而红木的经久耐用的性能使得它镶嵌在壶钮和壶把上,即既古朴浑厚,又能实用功能的完美结合,令作品更显珍贵。我的代表作品之一是“陶木情组壶”,它使用了段泥、紫泥、红泥和紫檀木的镶嵌。这组壶分为两种形状,一种是方圆形、球形、椭圆形的主体壶,提梁式、横把式和按手式的壶把使用黄、紫、红三色的配色提高视觉效果。另一种形状是两个圆形和一个椭圆形的壶,这种形式则通过虚实空间的对比增强了视觉张力,线条简约有序,给人以明朗舒适的感觉。这些系列化的作品吸收了唐、宋、元、明等多个朝代的文化元素,融合了汉韵的雄浑朴古、楚风的大度雄霸以及唐韵的明快华丽,展现出高品味的艺术魅力。 我的作品融合了艺术和实用两个方面,形成了和谐的统一。还有许多其他代表作品,如“材美壶”、 “唐羽系列壶”、“龙蛋提梁壶”、“宋韵壶”、“铜材美壶”和“舟行壶”等,它们的造型和材料选择也都很考究,呈现出深沉的含蓄、简洁的现代感和精致的工艺。我的紫砂壶艺术特点之一就是融合了富有华丽感的唐韵、致雅僻静的宋韵和雍荣华贵的元韵,而且还把红木和紫砂巧妙地结合起来,展现了个性与文人气息的完美结合。 我的“古往今来”作品是紫砂与红木结合的经典之作,但是不同于传统的壶,而是用陶艺的形式呈现。这件作品形态是两个抽象的恩爱夫妻,中间交错着流线形的红木,象征着共同追求;而“相聚”则是另一件作品,红木弯曲交错的线条,宛如两只握手相拥的手臂,寓意着相聚。这两件作品不仅仅是单纯的艺术品,更蕴含着我对已相濡以沫近三十年、一直支持和鼓励我的妻子的无限深情。 我深谙红木与紫砂的结合之道,我的红木和陶结合的作品不仅仅是单纯的镶钳,而是具有一定文化和设计理念的组合,丰富了紫砂陶的创作空间。值得一提的是,我用这种巧妙结合的作品在连续四届全国陶瓷艺术与设计创作评比上斩获大奖,这也是对我的创作理念和艺术价值的肯定。我徐达明已经创作紫砂艺术近三十年了。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样的紫砂壶才算是好壶?首先,好壶必须经得起时间的检验。那些经过岁月洗礼却仍然光彩照人的紫砂壶对每一个做壶之人都具有致命的吸引力。我曾经多次驻足那些经典老壶,怀着顶礼膜拜的心情加以研究,尝试去复制它们的魅力和文化价值。 为了更好地探究紫砂艺术的底蕴,我特地制作了一把参照上海博物馆藏时大彬款虚扁壶尺寸制作的“虚扁壶”作品。这是光货器中形态最难的一种,也是最能体现宜兴紫砂传统功夫的壶之一。我还在自己的壶艺中制作出了一把非常有代表性的作品,“石瓢壶”。它非常浑朴而富有气度,展现了我的壶艺底蕴。这把壶是我初入陶艺行业时,为了表彰父亲的代表作品而制作的。我也将用大半辈子的时间去诠释“石瓢”的文化魅力。 另一件作品“八瓣菱花壶”,则充分展现了我的金纹器创作能力。金纹凹凸有致、过度自然,整个纹饰由钮至底一气呵成,简洁明快又富有节奏感。此外,“掇球”、“仿古”、“龙凤印包壶”等作品均是我在紫砂艺术创作中的代表性作品,已经成为了我的艺术品牌。每一件作品都蕴含着我对紫砂壶文化的探究和追求,并将继续创作更多具有个性和价值的紫砂艺术作品,为这个传统艺术形式注入新的活力。我徐达明对紫砂历史充满了关怀和热爱,我的作品中有很多都能体现出这种情感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蕴。例如,“三足鬲鼎壶”等作品。这些壶其实都是我对紫砂文化的追求和传承,希望能够展现出紫砂艺术的价值和魅力。 红木工艺与紫砂艺术的结合,让我的创新能力变得非常出众。但是,我还有更多让人耳目一新的设计创意。例如,“双竹提梁壶”由张守智教授设计,我与夫人王秀芳一同创作并完成。这个壶是由双筷筒演变而来的,提梁空间与壶体形成虚实对比,增强了艺术陈设效果。这个作品还曾在1996年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另外,“幽思壶”则灵感来源于上海画家陈佩秋的一幅画稿,我一见倾心便立即动手创作,形成了古意盎然的感觉。 在我的创作中,我还制作了很多设计大胆、制作精良的优秀作品,例如“憩亭壶”、“双色树樱壶”、“祈祷提梁壶”、“花生杯”、“蟠龙香薰”等。 对我来说,传统、现代,还是将二者水乳交融,都是很驾轻就熟的事情。凭借着我几十年的经验和对紫砂文化的深刻理解,我的创作是在享受的过程中完成的。 总之,紫砂艺术是我热爱且致力于追求的艺术形式。我非常希望我的作品能够让更多的人认识到紫砂文化的价值和魅力,在这个文化多元的时代中获得更多的认可和关注。作为汉棠大师的儿子,我徐达明从小就跟随父亲学习紫砂艺术。几十年来,我一直执着地追求技艺和传承这门宝贵的传统工艺。现在我已经成为省工艺美术大师,这是我艺术生涯中非常值得骄傲的成就,我也很自豪能够继承徐氏紫砂的传统文化。 我的女儿徐曲和女婿鲍骧也都已经在紫砂行业中崭露头角,他们是徐氏的第五代传人。我的重任是将他们引入最高的艺术殿堂,继续传承这个宝贵的文化遗产。 虽然我一直忙于艺术创作和传承,但在偶尔的闲暇时间,我还是喜欢到东坡书院附近逛逛。在这里,我可以看到蜀山老街、摸摸老街上经过风雨的墙壁,拜访老街中的艺人,以及那座通往东坡书院小学的老石桥。虽然老石桥已经斑驳了,但它曾经经过的孩子们的未来之路却已展开…… 无数次的重走,我感受到的是相同的情感,但每次都得到不一样的启示。在这里,我感觉到,紫砂的根正是在这里,这里是我内心得以休憩的安静之所。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