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县阴沟遗址是埋藏千年的定州窑系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富平县东北部的阴沟遗址是埋藏了千年的定州窑系,而耀州窑则是定州窑系的继承和发展。 这是华商报记者12月16日在浙江大学举办的“富平营沟遗址陶瓷科学考古研究”成果学术研讨会上获悉的消息。

 

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遗址_陶瓷古窑/

发现窑址318处,灰坑832个

陕西省人民政府参事赵荣、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周奎英出席研讨会并讲话。

富平县银沟遗址位于富平县东北部,由陕西省文物局命名。 所谓引沟,是一条距地面深约4~8m的南北向长沟。 它是温泉河的一条支流。 遗址多次遭到严重破坏,但银沟两侧的地面和崖坡上,裸露的灰坑、古井、瓷陶碎片随处可见。 2011年10月,富平县政府公布为第四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4年6月,陕西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1年以来,由于富平县政府计划在华珠乡银沟村实施基础设施项目,需要对该地区进行文物考古调查。 经省文物局批准,陕西省文物勘探有限公司对该地区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文物普查和考古勘探。 共发现古窑址318处、灰坑832处、矿产遗存242处、古井145口。 有古生产道路10条,夯土墙遗址2处,古墓葬88座。

尤其是这里出土的瓷器数量非常多。 工作期间,共收集、出土、收藏陶器、瓷器标本及烧饼、窑具、制瓷工具1732件。

令人惊奇的是那里发现的瓷器种类繁多、精美绝伦。 品种可分为青瓷、白瓷、青花瓷,以及黑瓷、酱色瓷等颜色的釉瓷。 生产技术水平非常高。

2015年7月,陕西省文物勘察有限公司牵头,委托浙江大学以课题组的形式组建研究团队。 项目在前期考古调查和勘探的基础上,对银沟遗址古陶瓷科学考古项目开展合作研究。

陶瓷古窑遗址_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

陶瓷的烧制始于唐代,一直延续到五朝、宋代。

目前,从材料学的角度,已经得到了初步结论性的结果:陕西阴沟遗址是中国北方唐代中晚期至北宋时期非常重要的陶瓷遗址。 该遗址出土的陶瓷残片品种丰富,工艺水平很高。 尤其是白瓷(青花瓷)的技术水平在当时是最先进的。 据热释光测年分析,富平阴沟遗址自唐代起就开始烧制陶瓷,一直延续到五朝、宋代。 这里出土的精品青花瓷器,从五朝到北宋初期都有非常成熟的烧制技术。 比南方景德镇湖田窑烧制同类青花瓷器早约一百年。

从工艺角度看,现场发现的标本,无论是青瓷还是白瓷,都薄而均匀,足部非常规则。 器物造型丰富、规整,表明工具模具的高水平和卷扬机的高精度。 尤其是青花瓷,胎体细腻,瓷化程度高。 其透明度、胎体白度、强度、烧成温度等均达到明代景德镇窑的最高水平。 从现场发现的唐宋陶瓷标本来看,其数量之多、内容之丰富、工艺水平和艺术水平之高,在国内同时期窑炉中极为罕见。 从这个角度来说,陕西阴沟遗址是中国北方唐代中晚期至北宋时期非常重要的陶瓷遗址。

经过实地考察,发现营沟遗址地表有古窑遗存10余处,主要分布在营沟遗址内的沟峪村、西涧村、九壁社村、营沟村、郭窑村、陈家店等地。 村等6个自然村。 窑址沿温泉河两岸分布,沿山坡亦有窑址。 结合与富平有关的历史文献和文物普查资料,我们发现富平地区至少在唐代就已形成规模化的窑炉产业。 窑炉工业门类多、品种复杂,有砖瓦窑、陶瓷窑、瓷窑等。 其中,富平倪家洼窑址是一处具有一定规模的瓷器窑址,应是唐代中晚期的窑址。 窑炉附近发现了瓷土矿物,就地取材很容易。

通过勘探资料分析,该地区的窑炉因用途和烧制产品的要求不同,形状各异。 有圆形(包子窑)、半圆形窑址、椭圆形、马蹄形窑址。 废墟。 窑址的窑具、匣钵内还发现有少量烧饼和瓷片。 这些重要标本证明,富平地区历史上曾是我国北方非常重要的陶瓷烧制地。

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遗址/

进一步研究有望揭开“柴窑”永恒之谜

通过文献资料考证发现,隋唐时期富平地区被称为“定州”,与陆羽《尚书》中记载的“定州窑”时空相符。茶”。 晚唐至五朝,此地属“耀州”管辖,故后人又称“耀州窑”。 从窑系来看,“耀州窑”应属于“定州窑”家族,是“定州窑”的继承和发展。

另外,富平历史上长期隶属于“北狄县”,这与文献中提到的“柴窑北出”相吻合。 从阴沟遗址出土的青花瓷器的特征来看,基本符合古代文献中的描述。 “柴窑”产品的基本特点。 从国内外自称“柴窑”的实物标本来看,尚无一个所谓“柴窑”的理论基础和实物标本可以与本课题相媲美。 对此课题的进一步研究,有望揭开被学术界称为“天下第一窑”的“柴窑”的永恒之谜。

“这里出土的陶瓷碎片曾经被视为生活垃圾,现在研究结论已经出炉,证明了富平阴沟遗址在陶瓷制造史上的重要性和地位。” 陕西省文物勘察有限公司经理王德义说。

“富平阴沟遗址可以称为定州窑体系,耀州窑是定州窑的继承和发展。过去人们认为陕西的陶瓷制造始于唐末,但现在看来,定州窑系至少在武则天建立时期就已经鼎盛,这一发现将陕西陶瓷制造史提前了一百多年,也将改变对中国陶瓷制造史的认识。 研究团队带头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周绍华说。

文/华商报驻杭州特约记者 马虎珍 摄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