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剑飞二手艺术版画的当代应用

author
0 minutes, 2 seconds Read

版画设计素材_版画资讯_版画投稿/

 

作品名称:《二手艺术》——版画的当代应用

主讲人:康剑飞

时间:2012年1月7日14:00-16:00

地点:今日美术馆多功能厅

康剑飞:感谢今日美术馆为我们提供的平台。 今天讲座的题目是“‘二手艺术’——版画的当代应用”。 1993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1995年进入木刻工作室,跟随谭全书、张培一先生学习木刻版画,毕业后一直留校。 近年来,我的工作重点是版画的当代应用,因为我觉得从本体论的角度去推动(版画的发展)有一些困难。 我今天讲的是“版画”,其实还涉及到一些其他的问题,因为它指出了我对整个艺术现状的一些思考。

自20世纪80、90年代以来,艺术界开始关注艺术本体语言的诸多特征,距今已近二十年。 今天,从作品本身、形式语言、材料的使用,或者个人风格的提升的角度来看待今天的艺术家,已经不再是问题。 我认为这是语言研究的结果。 在此基础上,再从本体语言研究出发去推断艺术的进步,我们发现至少在教学上,在学院的研究型艺术创作上,是困难的,而且特别困难。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找到一些新的工作方法,建立一些新的认识和观点。 (这两点)变得非常重要。 这种新的理解方式从何而来? 通过艺术创作实践和教学实践,我个人认为新方法、新认识的建立需要几个条件。 首先是对艺术史的理解,第二是对当下社会的观察,最后,作为艺术家,必须清楚地了解个人艺术实践的线索递进关系。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作品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一些想法。

图1“飞翔”

这是我1995年进入木刻工作室的木刻版画,那个阶段我完成了大量的木刻练习。 一般我们都会用木刻刀来制作木刻,但是我总觉得木刻刀的痕迹太大了。 为了更加精致,在这张印刷品中,我尝试使用了铜板摇刀和滚点刀。 其结果是拓展了木雕刀痕的可能性,并带来了版画是“痕迹”的艺术,刀法只是制作痕迹的一部分的思想。 方法。

图2“网”系列

这是大三的作业。 这些作品看似抽象的平面,实则是对版画语言的深入研究。 我们现在看到的作品是单一版材重复印刷的结果。

“板块”的使用方向和次数决定了画面的最终效果。 最终的图片实际上是打印过程的记录,就像动画一样,最后一帧就是最终的图片。

图3“重复组合”

这是我的毕业创作“重复组合”系列。 画布尺寸为两米乘四米。 我用拼贴和装裱的方法来完成版画的“复数”。 对于以上作品,我想我想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理解“什么是版画”。

图4“图示”

这是1999年为儿童寓言创作的一组插画。中国传统插画多采用木刻版画。 然而,随着当代社会复制技术的高度发达,版画作为传播工具的作用已被大大削弱。 插画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传播具体的图像,那么版画在信息时代还有价值吗?

图5《圣宴》

这是我2000年的作品,我对所谓刀法的运用已经相当熟练,形式感很强。 以上作品是我在美术学院当老师之前完成的。 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通过这个过程,我基本明白了“什么是版画”和“版画能做什么”。 我想这个过程是每个版画艺术家都必须经历的。

接下来我想谈谈我近年来创作的三组作品。 在谈论它之前,我想向您提供一些背景信息。 在鲁迅倡导的新兴木刻运动之前,中国版画的发展史,在我看来,实际上就是一部版画技术的应用史。 版画技术的进步也是印刷复制技术的进步。 这一进步背后的驱动力是使复印更加准确。 尽可能接近被复制的对象,从而达到传播的最终目的。 以新兴版画运动开始的创意木刻抵消了版画的复制,而(复制)仍然是目的之一。 与传统相比,变化在于版画从技术工具转变为思想工具。 我认为这是最核心的改变。 从表面上看,版画似乎已经摆脱了工具性,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 正是这种出现,引导了版画后来的发展,如文革版画、工业题材版画以及20世纪80、90年代出现的版画本体研究。

无论历史序列如何发展,结果都表明版画在语言、技术、观念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今天,文化、艺术乃至版画都处于从本体语言研究阶段向下一阶段过渡的时期。 那么新的历史序列将从哪里开始呢? 换句话说,从什么角度推动文化艺术进一步发展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 这些问题也可以看作是我版画研究的动力。

版画一般包括三个方面:技术、语言、观念,这也是所有艺术形式都必须具备的三个特征。 技术的发展促进了语言的丰富,也导致了观念的更新。 所以,技术是发展的前提,但技术发展的动力是“应用”。 所以这里存在一个逻辑关系:特定的工具技术用于特定的目的,特定的工具技术导致特定的工作方法。 对语言的分析可以总结出具体的概念,概念的不断清晰会影响目的。 形成,目的的改变直接导致工具技术的转变,从而完成一个循环。

其实我想说的是,技术、语言、概念形成了一种逻辑关系。 在这种关系中,无论从哪个环节入手,都有可能推动艺术本体的发展。 从写实木刻、复制木刻、概念版画到今天的系列作品,我几乎经历了版画、木刻的所有流程,将我对版画的理解与社会现实结合起来。 我认为推动版画进步的切入点是“版画的当代应用”。

图6 擀面杖

这部作品叫做《哪里不是家》。 我选择了宜家生产的一系列原木制品来创作。

这是擀面杖。 我用木雕来雕刻一些特定的图案。 这些东西没有明确的意义。 每天,我都会拿起滚筒,画今天想画的东西,就像写日记一样。 这个事情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图7 椅子

这是另一把椅子,也来自宜家。

当我完成一件作品的时候,我会通过总结或者分析来加深对作品本身的理解,并且可能会对未来产生持续的思考。 我把这组作品概括为版画语言的应用。 为什么这么说?

完成这项工作后,我发现了一些特别有趣的事情。 传统木刻的目的首先是为了方便印刷,可以印几张。 这组作品恰恰走的是相反的路,因为我选择的宜家产品本质上是复数的,而木刻的方法又让它们变得特别。 我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方面。 这套作品中木刻的使用并不是为了复数。 木刻在这里实际上成为了一种装饰手段,木刻独特的审美价值凸显出来。 在这里,我使用木刻的目的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可能会导致绘画的新路径。

图8《鸟人》

下一组作品是《观察黑鸟的方式》。 2004年到2007年,我的主要工作是画画。 这期间,我每隔两三天就刻一幅小木刻,或者是小稿,或者是日记。 这么多年做木刻我已经习惯了,每天都要做。 我刻了一些,做了一个关于“鸟人”的系列(作品)。

这组作品其实有一些喜剧的特质,也正是因为那组作品(《鸟人》),我在2007年完成油画展后,就想回来整理版画,去一张更进一步。 起初我想是否可以使用中国传统的印刷方法。 这些图像的起源与我2006年制作的“鸟人”系列版画有关,但我用版材将它们全部剪下来,切成单独的版画。 我做了大约一百块。

图9 Blackbird版本

黑板画是中国最传统的水印制作方式。 不知道你是否了解版画的历史。 过去,中国很多清明上河图的临摹都是用黑板的。 制作砌块的目的是为了节省原材料。 剪下图像,将块放入图片中,找到它应该存在的位置。

图10 黑鸟雕刻

为什么我要把木板做成一块? 对于一个版画师来说,我认为最无聊的就是印刷,因为它是一个完全技术性的复制过程。 我想知道是否可以让印刷过程变得有趣、有趣。 通过板块的组合,我发现我的思维方式发生了改变。 在这个群体(作品的印刷)中,印刷成为一种叙事过程。 我像讲故事一样列出这些版本。 这种叙事过程在印刷中尤其有趣。 印刷过程不再是一个工序。 它是关于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一个人与一块石头、几个人与一棵树之间可能发生的事情。 在这里,版画既定的技术程序指导着艺术创作的方法。

图11“黑鸟观赏方式”安装

当我躺在地上偶然拍一些照片时,我有了一个想法。 为什么不通过这种组合将原版变成空间作品呢? 所以后来我在深圳华美术馆做了一个作品展,我用的都是原版。 当我设置它时,我没有任何草图,只有一个粗略的想法。 完成了沙子、土壤和树木之后,我感觉就像是一个讲故事的过程,有一个很大的场景,就像我们的社会一样,但是每天都有一个部分,每个人似乎都与每个人都有一种伪叙事关系,而且里面好像有一个小故事,我觉得挺有趣的。 也可以看作是“印刷叙事”方式的空间运用。

图 12 贴纸

通过这个装置,我发现偶然的组合或者叙事关系引发了一个有趣的(想法)。 小版本可以做成产品吗? 因为我的孩子比较小,当时大概两三岁,他玩的是小孩子玩的贴纸。 这启发了我。 因为这些图像比较有趣,所以我开发并衍生了另一个产品,并把它做成了贴纸游戏。 贴纸。

图13 iPad截图

中间还有一个过程。 我们正好有一门《图像空间应用》的课程,和一家做IPAD程序的公司合作。 我做了一个IPAD占卜游戏(使用这个作品)。 这整组事情有好几个阶段,你会发现它们是一个接一个的,或者说前一组作品启发、引导下一组作品的开始。 到这里,我想一个完整的循环已经形成了。

回收时(我考虑)如何更好地与社会沟通,如何应用回收方法。 一次偶然的机会,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的周边展览邀请了几位艺术家创作了一件与当地有关的作品。 我作为其中的一员(艺术家),在当地进行了互动活动。 我们找到了一家玩具厂,雇了大约300名工人,给他们做了一个表格。 内容包括姓名、来深圳的时间、对深圳的印象、你认为艺术是什么、你最想做什么。 它是什么,通过贴纸讲述您自己的故事。 最后我收集了两百多件(作品)。

图14 现场 图15 问卷调查 图16 观澜展览现场

这项工作完成后,我和工厂的工人,包括他们的管理人员交谈,问他们你认为他们收获了什么? 他们以前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觉得这可以给工人们一个情感的出口。 有些人写了很感人的东西。 对我来说,他们用图片来组织图片的方式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没有受过训练,却分不清高低。 这也是最大的收获。 我做了这么多年的作品。 我想这是我第一次能够真正通过作品与别人进行精神上的交流。 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期间,我挑选了80余人的作品,全部装框正式参加展览。 他们的作品也被签名。

整个作品的完成包括几个阶段:鸟人版画——印刷——印刷叙事——现实生活装置——贴纸——IPAD游戏——互动行为。 如果说以艺术的方式介入社会生活是作品的最终结果,那么我们会发现版画的语言特征(木刻的硬边、木刻的组合、多元版画的传播)决定了作品的转化。一个链接到另一个链接。 转型。 我认为使用版画的想法帮助我完成了这样的转变。

结合“版画的应用”我们会发现,整部作品也始终强调“使用版画”的概念,如:印版的使用、原件的再利用、印刷程序的新使用、印刷品的使用等。版画的“传播”和“交流”概念、现代印刷术的运用、版画私人观看方法的使用。 可见,从“利用”和“转化”的角度来看,版画的发展潜力巨大。

图 17 “艺术作为媒体”

第三个作品是2010年至今的一个新作品(创作),叫做《艺术作为媒体》。 从之前的作品发展到现在,其实是有一个递进的关系的。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到。 这组作品与《看黑鸟的方式》有着内在的逻辑关系。 在《艺术作为媒介》中,我想做的就是恢复原画的基本传播功能。 我首先弱化了传统木刻版画中最令人兴奋的部分:刀痕以及刀痕组织所创造的黑白关系。 我只留下了黑白木刻最基本的成像方法:黑点的密度。 我们知道,当今数字技术成像最基本的原理就是密度(像素化),而图像像素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更快的获取图像,从而使图像能够快速的传播,随之而来的,就是人们观看的图像。图片。 方法的改变。 “浏览”是当今人们观看图像的基本方式,因此传统图像能给观看者带来的可能性被彻底削弱。 因图像而产生的种种联想,还是人的内心需求吗? 我用最愚蠢的木刻方法来再现一幅可以轻松瞬间得到的图像,一点一点有意义吗? 这是我在过程中无法回避并不断提出的问题。

我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我的作品被展示。 今天,我认为艺术不仅仅是介入社会的艺术作品,而是一种“艺术”的方式。 今天的艺术可以是一种生活方式,可以是一种思维方式或解决特定问题的方式。 如果艺术与社会的关系是这样的话,艺术家应该为当代社会提供什么? 我认为“创作艺术的方法”比“作品”更重要。 让艺术回归生活,是我想做的事。 “人人都是艺术家”比“人人都是艺术家”更接近基本真理。 我想呈现的是“方法”而不是“作品对象”本身。 换句话说,“作品的客体”所体现的不再是“作品的客体”本身,也不再是由“作品的客体”衍生出的意义,而是“作品的客体”本身。 这是“实际作品”的制作方法。

观众1:版画的叙事与形式应该如何结合?

康剑飞:其实内容与形式的关系还是一个老问题。 就问题本身而言,无非就是内容决定形式、形式即内容等等的结论。 但这种二元论本身可能就有问题。 内容和形式都是艺术品物理对象的视觉表现,即我们可以看到的部分。 但从作品分析的角度来看,一张版画除了视觉部分之外,还包括作品的社会背景和语境,以及创作者的个人背景等我们看不到的部分,可见与构图工作的背后。 作品的“完整性”。 一部作品的“整体性”包含很多要素,而内容或形式只是多样性的一个要素,所以思考两者之间的关系必须考虑到其他因素。

具体来说,比如社会现实主义,从二元论的角度来看,现实主义是指作品内容反映社会现实,艺术形式必须为内容服务。 艺术家从作品整体性的角度出发,从社会现实出发总结出一套艺术工作方法进行创作。 即使内容不现实,但从完整性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仍然属于现实主义的范畴。 (当然,这里的社会现实主义并不是艺术史上某种艺术类型的标签)

观众2:刚才我放图片的时候,两位阿姨特别喜欢的作品非常形象,所以对我们来说可能没有什么意义。 推动版画进入特定的学术领域是学院的职能。 那么如何协调版画本身的发展与公众的互动呢? 版画创作过程中,靠什么来延伸和发展? 你的最新作品是商业广告。 如果明清或者民国时期印刷技术没有那么发达,可能只是纯手工印刷品作为广告。 你是怎么想到选择这个本身就是广告的东西作为你的素材的?

康剑飞:首先我想谈谈学术版画。 学术印刷品是由学术人士制作的印刷品或“学术印刷品”。 我明白学术版画的基础是研究,研究的目的是对真理的不断质疑。 “学术性”大多是与社会保持距离的,不会立即生效,但它常常指明方向。 但学院派艺术家无论如何都离不开社会,所以社会现状会影响到这些艺术家。 因此,学术艺术也会或多或少地反映社会本质。 版画的发展史也告诉我们,版画的发展始终与大众处于互动关系。 传统复制版画的发展与社会文化传播的需要密不可分。 抗战时期木刻的直接、快速、粗犷、强烈的视觉效果,也满足了战争时期团结民族精神的需要。 1985年新浪潮之后版画本体语言的研究也体现了社会对个体思维的尊重。 由此可见,版画具有完整的结构,并且可以发展。 同时,不同历史阶段的社会也会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选择哪些版画对现实有帮助。 因此,“版画与社会的关系”不仅是我们今天需要面对的现实,也是艺术家面临的课题。 《艺术作为媒介》是我对这个主题的思考。

观众3:您刚才在讲座中提到了一些事情,就是让学生尽快通过一个过程到您的阶段。 作为你的学生,你能忽视技术吗?

康剑飞:如果你并行看中国画、油画、版画和雕塑,再看今天的数字化、影像化,你会发现有一个特点,就是从技术语言的角度来看,中国画、油画、雕塑相对来说难度更大,数字、影像等新手段相对容易,而版画则是一个中间的东西。 我认为,(艺术)本身的形式是技术进步与人们对图像的渴望之间关系的(投射)。 科技感越高,东西就越方便。 我们对版画的研究正处于中期阶段。 很多人学习的时候都有这样的感觉,而且上手很快,包括其他学院的学生过来学习,一两个月就能很快掌握。

纵向来说,每个人都逃不开掌握技术并逐渐形成个人语言的过程(这个过程)。 当语言达到一定程度,版画的概念就形成了,然后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版画占据传统与现代之间的位置,有时左,有时右,全取决于艺术家的选择。

我认为学习就像一棵树的成长​​。 分支之前的经历是我们所有人都必须经历的。 之后发生的事情很难把握。 相关技术的概念必须是后来才出现的。 掌握技术就是方法。 想来也是没有办法。 刚学完就从概念入手是不可能的。 这是我一直以来所理解的。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