琢木声远萧立雕塑作品展

author
0 minutes, 9 seconds Read

琢木声远

萧立雕塑作品展

学术主持

吴为山

执行策展人

韩金峰 张天意 李裕君 徐忠义

展览时间

2021年4月1日-4月11日

开幕仪式

2021年3月31日16点

学术研讨会

2021年3月31日14点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馆

支持单位: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

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一层5号厅

本次展览将展出萧立先生的雕塑作品21件,是一次萧立雕塑艺术成就的大检阅。展出的作品有石雕、木雕、青铜等各种材质,作品的尺度大小和艺术手法多样。在萧立的雕塑艺术中,木雕是其艺术生涯的隆重一笔,在中国的现当代雕塑范畴内颇具影响力。

《战马》95X85X100cm梨木2013年

《致敬“格物致知”》80X70X26cm榆木、椿木2016年

《新麒麟》 240x70x205cm 楠木等 2021年

萧立毕业后留在了央美雕塑创作研究所。我印象里第一次看他创作的泥塑作品是在老美院U字楼花园西侧对面,壁画系放大画室旁边加盖出的斜屋顶带天窗的教室,于凡和朱尚熹读研究生时候就在里边上泥塑课。那时间好像是在一个暑假里,萧立说他在为北京市的一个中学校园做一组少先队形象的纪念雕塑。进到教室之后,我被眼前的泥塑形象顶了一下。一男一女的少先队员形象,男生向上举着右胳膊,紧绷着胸脯,手里好像还攥着一支号角样的东西,前腿挺立后腿脚后跟抬起来;女生迈着登山步,左臂弯曲护在胸前。这都对,但是他们有一种特别的说不出是生硬还是僵直的姿态,也许像运动中的电影镜头,卡住在某种经典造型之前不够舒畅自然的动作瞬间。这种泥塑的造型与一般我印象当中根据美术学院写生而来的那种人物造型味道有些不同。泥塑在萧立的手里似乎变了模样,明明是泥塑做的人的形象和肢体,看上去像是某种硬质材料雕刻出来的。我们做泥塑用的材料是一种来自遥远黑龙江的工业用土,灰色的颗粒非常细腻,黏性适中的土粉,加上水之后很好用,几乎可以模拟出模特儿肌肉皮肤的所有表面起伏的细节。最后我看清楚了,萧立的这一组泥塑人物看上去就像是用木头刻出来的。我没说什么,就问萧立说泥塑做完后是不是要打成木雕。记得当时萧立回答说可能是翻制白水泥。我想水泥也挺合适,或者石雕也合适,唯独不适合泥塑。出了教室后我想了好一阵子,无论用什么材料制作出来的雕塑,不就是应该让人一眼看出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吗?这至少是一种诚恳。

后来在九十年代末,在我们参加桂林“愚自乐园”的户外雕塑的活动中,萧立的这种无论什么都做得像木头一样显得有些僵直的雕塑手法,在他木雕打制而成的作品中突然变得恰到好处。他当时被选中留在了愚自乐园作为签约的驻地创作艺术家,每天都跟艺术总监萧长正在一起打木雕。萧总监打的是比较抽象、追求自然木纹节理韵律、并保留木头原始裸露感觉的作品。萧立却把一块块巨大的木料斧劈刀削的四肢,人的躯干,进而是各种男性女性的形象。最疯狂的时候,他用这些的躯干和人的形象,拼起来布满了一间过厅屋子的四面墙壁。巨大的墙壁,或者说是巨大的躯干,组成说浮雕不是浮雕,说圆雕也不是纯圆雕的一片片木雕片段的风景。他还用一些个巨大的整木料拼凑切削为一对男女形体,放在愚自乐园的酒店大堂里,他自己给这作品起名叫做“大梦”。“大梦”里的两个好像在夜空中横着滑翔的人物,看上去是在某一瞬间被凝固在一个巨大的金字塔型的树干中部。再后来,萧立又雕刻了“藏民系列”和“朝圣者系列”。

被萧立雕刻过的木头都拥有了人的形象,但透过人的形象里里外外,木头们的最古老的、自从被人叫做“木头”以来的木头本色,也一直还在那些雕塑里面闪耀着。后来看到他又做了一件名为“嬗夜”的、坐在那里头枕着胳膊,似乎沉睡过去的石雕人物的形象作品。不用说,这个人的形象仍然是一块石头,或者说是看上去像是有了人的形象的一砣花岗岩石。我一方面觉得奇怪,萧立的这种对于原始雕塑材料的天然感觉是从哪里来的?同时又觉得其实也很自然,因为萧立的内里天生就有这种感觉。他的这种独特感觉在我第一次看他做的少先队员泥塑形象时就亲眼看到了。只不过当他遇到对的材料对的尺寸时,他的内里就被呼唤醒来,开始与这些木头石头对话,让这些木头石头借助人的形象显示为雕刻艺术。

就这样,萧立从一开始就成为了像他自己这样的一个雕塑家。他不会成为别的,如果那样他就是在对抗和削弱自己。他有的时候做的东西是想成为别的什么,那他是在与自己为敌。他先天就只能忠实于自己,他是那种最善于感受原始的石头和木头材料,呼应并提炼出这材料自身原始情感给我们以启示的雕塑家。他不是像罗丹或者中央美院培养的很多的雕塑家,那些雕塑家善于以泥塑造型,将柔软的泥巴转换为人的头象,的动作,各种变化生动的体态,各种惟妙惟肖的人物形象。

萧立手下的形象,只要做对了,永远像是巨大的高原或者矗立的山峦,小尺寸的就是小的高原和山峦。他总是善于呼应巨木与原石所显示出来作为木头和岩石的最原始的感觉,感受和表达木头石头里边他所引导我们能够感受到的——木头和石头本身沉甸甸地浸透着荒蛮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从大地的深处,透过高原和山峦,借助高原和山峦上生长的这些大地的毛发(树木)和的零星碎片(岩石)透露出来。他的内心里始终好像有一种来自自然和大地本身的精灵或者是灵感在潜伏着,回响着。

生活中的萧立,讲话慢悠悠,嗓音略带沙哑,大家在一起讲幽默时他总是在别人笑过之后才忽然笑出来。他喜欢去,喜欢去内蒙,那里开阔的地平线和包容着一座座雪峰的深远蓝天,始终在召唤他。萧立能喊“呼麦”。“呼麦”的时候,他凝神张口,不大的眼睛望向某处遥远的地方,人的魂也好像去了那里。喊完过后,他的神情才会回到眼前的场景当中。行文至此,我想我可以肯定地说,萧立的人与他的雕塑是连通在一起的。原来,萧立就是这样的雕塑家,他跟其他雕塑家都不一样。

隋建国

2021年1月31日完稿于顺义李桥

《海的回憶》57X45X23cm青銅1997年

《盛年孔子》高50cm青铜2018年

《攸往》153X38X20cm杜鹃木2014年

《白驹1-1》 木、青铜63X48X40cm 2019年

《春秋》252X210X120cm樟木、牛毛绳2015年

《观天》 230x120x135cm樟木2019

《在天堂》 150X115X138cm  杜鹃木  2014年

浅议萧立的木雕艺术

文/朱尚熹

萧立在中央美术学院,一直从事木雕教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萧立的木雕和他木雕教学在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木雕教学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在中国的八大美术学院里,一直都有木雕教学,不管是改革开放之前,还是之后。在中央美术学院,我的印象中,司徒兆光的木雕应该是那一代人的典范:以减法的方式,从一整块木头中雕刻出姿态扭转,形态流畅的女,凸显出生命那抑制不住的绽放。应该说,“减法+写实”是那一代人木雕作品的基本特点。

自从2003年,萧立掌管央美雕塑的木雕教学开始,央美的木雕教育进入了一个全新的“萧立时代”。“萧立时代”的基本特点就是:建构+表现。数年下来,其影响力甚至超出了央美范围,向全国蔓延。不是吗?这些年,在那些具有当代雕塑价值的大展上,经常会见到这种建构性的木雕作品。那些作者大部分是央美雕塑系毕业的青年学生,其余则来自各地美术院校。

毫无疑问,萧立木雕的建构性更多来自我国传统的汉代木雕。在木头的建构中,榫卯扮演着重要的结构角色。在建构的语言中雕塑的形态与量处于一种扩散和生长的状态中,在空间的介入方面也就具有了更多的自由度和可能性。

里德在《现代雕塑简史》中谈到了现代主义雕塑的一些特点,比如说雕塑的建构性和能量活力性。萧立的木雕虽然在传统中吸取了建构的语言方式,但是它们同时凸显了一种鲜明的现代性。从他大量的木雕作品中,我们可以阅读到具有结构主义的智慧和思维以及空间中,雕塑体量的扩张和生长。

从内涵表现与审美趣味上看,萧立的作品充满着原始主义和纪念性。面对材料,“选择”是他创作的核心方式。在他“选择”的敏感眼光背后是他极为专业的关于雕塑本体那种体与量的长期修养,是他中国传统方面的意与象的长期修养,是他对于材料与工艺手段的长期修养。然后在有选择的部位做富有节制的和随型式的雕刻处理,就像大写意中的局部勾勒,致广大而尽精微。所以在他的木雕作品中,伟岸与恢弘的木讷、庄重的纪念性和悠远意境的守望比比皆是。有意思的是,他作品中的超现实主义的物象组合和嫁接又使得他的作品具有了极为丰富的情感色彩,一锯一刀中尽显作者那种性格的平实加境界的丰泽之个人本色。所以我们说他的木雕是现代的,同时也是当代的,更是萧立的。

在此,我不得不提到他2002年在愚自乐园完成的《梦系列》。这个系列由《雕塑形体的木质玄关》、《入梦》、《大梦》三件作品构成。这是一组具有环境装置性的雕刻作品,完全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架上木雕概念。第一件是使用雕塑语言的量感来烘托的“玄关”,而《入梦》则是室内随不同空间墙面而连续展开的大型壁画式浮雕,另一件《大梦》则是矗立在建筑中庭的大型圆雕。我们且不管它们每一件的具体诉说是啥,就拿整个视觉效果和移步体验的感受来看,作品充满了量的压迫、光与影的凝重,处处洋溢着作者组构造物的宏才大略。三件作品成为一体就像一件浑厚而壮阔的史诗,它以极其低沉的和声在向观者吟诵着生命的悲壮、神圣、挺拔和不屈,直达罗丹所倡导的艺术的思想性和神秘性。

《梦系列》作品是中国现当代木雕中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具有划时代的价值;同时,它们也是萧立安身立命之作。完成之后,次年,萧立主持了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木雕工作室。

(2021年1月27日星期三于北京宋庄)

部分作品

《北极星》

《藏民系列》

《藏民系列——回家》

《藏民系列——远方》

《朝圣者》

《大梦》

《雕塑形体的木制玄关》

《飞鸟风车》

《觉知》

《六祖伐竹》

《大梦》

《嬗夜》

《途中》

《王者》

《王者与困者》

《仙人之车》

艺术家简介

萧立著名雕塑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木雕当代语言研究方向研究生导师、教授,中国木雕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民族民间工艺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文化旅游部专家等,是当代中国雕塑艺术在国际艺术界的标志人物之一。

1963年1月生于北京,1983年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毕业,分配在新华社工作;1985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1995年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研究生毕业;2000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研究所工作,2003年至今在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木雕工作室及第四工作室教学。

萧立自幼学习书法,迷恋艺术,曾以绘画作品《农夫和牛》与罗中立的《父亲》一起获得全国大奖,而后萧立考入中央美术学院跟随钱绍武、司徒兆光、孙家钵教授学习雕塑。毕业后,萧立一直在中央美院从事雕塑艺术教学工作,为国家不断培养出一批批优秀雕塑艺术人才。他既是艺术教育工作者,又是以自己的雕塑艺术作品参与营造公共艺术空间的实践者和开拓者。他的作品具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和学术价值,可以反映当代中国架上具象雕塑艺术的完整形态。尤其是他将《河图》《洛书》的研究成果及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在精神融入教学和个人作品创作之中,引发人了们对东方艺术文化精神和中国现代雕塑艺术如何走向良性方向发展,以及雕塑的人文价值、社会价值等重要问题展开新的思考。

 

 

Similar Posts